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沒有復課的開學

  沒有復課的開學

中學校長鄧飛

 

星期一教育局長宣布,在九月新學年開學日,學生不可回校上課,而是留在家中進行網上學習,以符合限聚令等防疫的規定。星期二上午,局長又在一個媒體採訪場合補充,中小學幼稚園將分階段回校上課,高中可以先回校,但仍應該以半日制為主,一如六月復課的安排。另外,對幼稚園的津貼資助和來年新高中文憑考試,亦有相關的初步構想。



這裏起碼涉及兩個大的議題,需要教育界和社會關注:



第一,上課時間損失和考評要求之間的衝突。自一月底爆發疫情以來,大中小學和學前教育已經損失整整一個學期的上課時間了,雖然大家都認同,防疫和安全健康大過天,但損失了的上課時間就是損失了,也不是以網上學習就能完全追回學習進度的,畢竟網上學習既沒有真實課堂的學習氣氛,又非常倚賴學生自己的自覺性,學習效能和效率與真實課堂不可相比。



更為重要的是,對於升中六的同學來說,很快要進入DSE考試的準備階段了,但今年度下學期的課還沒有完全補回!部分學科的校本評核也要開始進入繳交的最後階段了,這不能單靠網上學習來與任教老師互動的。局長說,與考評局商量,如何縮減必考的內容和延後考試,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不縮減,真的追不回進度;真縮減,那無疑變成「搬龍門」,不同的學校,教學先後次序不一定完全一樣。甲學校教了某部分必修必考的單元,但乙學校可能還未教,取消了這部分內容,自然在甲乙兩所學校之間造成不同的影響。



另外,小六的呈分試取消了,很快小五也要升小六了,那麼最後兩次的呈分試又如何安排呢?如果又是取消,那當然會影響到升中派位和小學的組別變化(事實上有多大影響,不易評估,但業界和家長至少在印象上覺得會有影響)。



第二,涉及到撥款問題。受影響比較嚴重的是幼稚園,尤其是私立幼稚園。之前的停課,已經讓私立幼稚園的高班出現大量的退學潮,家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既然高班都直接報升小一了,那麼乾脆下學期的課就不上了,引致私立幼稚園面對很大的財政壓力。然後九月又準備不回校上課,自然讓業界擔心,這種退學潮會蔓延到新學年,那麼出現幼稚園倒閉潮,就不是一個不可想像的問題了。因此,早在之前停課期間,業界和關心教育的各方人士已經呼籲政府要對幼稚園給予防疫資助,一如保就業基金的做法一樣,同時也可採取免息貸款,或者政府作擔保,讓辦學團體向商業銀行貸款,渡過難關,避免倒閉帶來對教育的衝擊。



因此,不僅要盡快落實上述資助安排,而且教育局乃至特區政府要考慮到一點:立法會選舉因疫情嚴重而延遲,而新一屆的立法年度如何安排上述資助涉及到的撥款審議?這可不是單靠教育局從既有的部門預算中「翻箱倒櫃」自掏腰包就能解決的,甚至如果政府要啟動更大規模、涉及全港的新防疫資助基金時,也是要通過立法會財委會的審議過程的。當中還包括拖延經年而趕不上今年度通過的小學人事編制架構的撥款,以及大量苦撐死捱而需要政府幫助的補習機構和提供課外活動的自僱人士!



幾時復課,本身不涉資助,但卻連帶引申出教育資助撥款的審議問題。十月,又是特首公布新一年《施政報告》的時間了,能一併解決嗎?



2020年8月5日 (星島日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