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科學成績銳跌反映了什麼?

  科學成績銳跌反映了什麼?

中學校長鄧飛 
 
「國際數學與科學趨勢研究」(TIMSS)2019結果昨日出爐,研究結果顯示,過往6屆TIMSS中,香港學生在數學方面,小四顯示上升趨勢,而中二則相對平穩。科學方面,2019年小四及中二學生的成績分別排第15及17位,均顯著低於2015年的第5及第6位。
 
學生科學成績嚴重下跌,反映本港教育對科學數理知識的忽視,其原因在於大學入學考試制度「重文輕理」。考試是教學的指揮棒,怎麼考、考什麼,決定了怎麼教、教什麼。翻查近兩屆DSE考試報告,能在中文或英文科中取得第三級成績的,只有大約55%考生,換言之,單是語文考試,已令約45%人失去入讀大學資格;與此同時,雖然數學科同為核心科目,但只要取得第二級成績便算合乎大學最低要求,而近兩年的達標者有八成。由此可見,現行考試制度就是不利數理成績較佳,但語文能力稍遜的學生。
 
而通識科開設的初衷也是為了扭轉「重文輕理」的傾向。新高中學制推行以前,社會大眾對通識科應否列為必修科目曾有過熱烈討論,而通識最終能夠成為新高中四大必修科目之一,其中一個關鍵就是「能幫助學生聯繫不同範疇的知識,擴闊視野」,秉持「文中有理,理中有文」的文理並存的理念,旨在打破傳統文科和理科的界限。但是,從通識科課程大綱來看,課程中與文科有關的課題佔了四個單元,與理科有關的課題則只有兩個單元,同樣「重文輕理」,令學生在課程範疇內接觸與科學相關的課題的機會減少。而且,通識科以文章形式作答,考的還是語文能力,再加上「3322」的入大學門檻,現行安排重文輕理更加明顯,並不合理。
 
再者,有關科技的課題未必年年出現在公開試考卷之中,即使出現也只涉及少量的科學知識,令熟悉這些議題的考生「英雄無用武之地」,公開試出題未有對通識科單元五「公共衛生」和單元六「能源科技與環境」給予足夠重視,形成「倒灌效應」,導致有關科學與科技的教學出現萎縮。
 
社會發展需要各式各樣的才能,而非只注重語文能力。故此,以作育英才為務的大學的入學門檻及收生機制,也應從設計上確保文理科人才擁有同等的入讀機會,真正做到文理兼顧。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