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由談判技巧、治校之道到教子心得 ──向教育界「公職王」廖亞全校長取經

撰文:王惠成
 
 
 
早一陣子,中學縮班殺校危機鬧得沸沸揚揚,以津中議會為其中一個發起團體的聯席會議,與政府談判逾一個月,終於達成「211」方案,暫緩殺校危機。爭取雖未竟全功,在整個事件中,由醞釀、策劃、談判,直至取得成果,廖亞全投入的時間和精神,令人佩服,亦吸引我這位後輩前往拜會,向他請教與政府談判的技巧和治校之道,也談談一些個人軼事。
 

訪問當天,廖亞全剛剛卸任津貼中學議會主席。回顧整個爭取過程,廖亞全表示,2009年學界已面對學生人口下降危機,當時津中議會與中學校長會聯絡了其他中學議會和18區中學校長會,組成聯席會議,商討對策。聯席會議其後提出兩項建議:1.每所學校下調至24班、2.每班減派學生。
 

減派建議被束諸高閣
 

他說,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採納了第一項建議,推出自願優化班級結構計劃,學校由5班減至4班,暫緩了當時的危機,第二項建議則被束諸高閣,直至現任局長上台,問題已迫在眉睫,不容再拖。
 

經過多次商討,教育局推出的方案與聯席會議爭取的目標仍有差距,局方主張3年內減派3至4名中一學童,他們則認為減派6人才能避免殺校。廖亞全形容首項建議「好成功」,第二項是「部份成功」,需要繼任人繼續努力。
 

談判之道:溝通與信任
 

除了津中議會之外,廖亞全還擔任多項公職,單與教育有關的,就有教統會委員、考評局委員、優質教育基金督導委員會委員、課程發展處的個人及群體教育委員會委員,又曾任敬師會主席和教育界國慶籌委會主席……他也是一所小學的校監和兩所中學的校董,堪稱「公職王」,熟悉政府運作,我也趁此機會,向他請教與政府談判之道。廖亞全直言:「越多溝通,越能成功;越多信任,越能成功」。
 

他笑說,很多公職都是因為津中議會的關係才被邀出任,卸任之後,相信很快可以「淡出江湖」。
 

治校之道:團隊領導 廣納意見
 

廖亞全是宣道會陳朱素華紀念中學的創校校長,訪問當天,看見幾位舊生穿上大學畢業袍,回來跟他拍照。這不禁令我好奇:廖校長身兼多職,管理學校仍游刃有餘,究竟他有何治校良方?
 

廖亞全表示,十分重視團隊領導,學校成立了7人發展小組,專門制定每年的發展計劃,另外又設兩個跨部門委員會,推動校政和大型活動,自己只擔任發展小組、校政小組和教職員會3個小組的主席,這樣可下放權力,加強教師參與和團隊領導。同時他主張廣納意見,又敢於讓教師嘗試,從而讓同事獲得工作上的滿足感。
 

未來路向:多元發展
 

處理適齡學童人口下降問題,己耗費教育界不少時間和精力。展望未來,如何令香港教育精益求精?廖亞全認為,檢討新學制將會是未來的主力工作,其次是研究幼稚園、小學至中學的課程銜接問題,這是過往較少探索的領域。他又認為融合教育極需關注,與之相關的,是研究如何發展學生的不同潛能:「香港不應只著重純文法大學,應加強職業導向元素,提供多元升學途徑,以配合學生的多元智能發展」他總結道。
 


談起融合教育,廖亞全主動提及他有一名患輕微讀寫障礙的兒子。「他小時候的字體非常難看,寫字又慢,填一份表格,人家用10分鐘,他要30分鐘。由小學到大學,從未試過完成一份考試卷……」廖亞全最初以為兒子智力有問題,檢驗過後,才知道是讀寫障礙。
 

他說,由於讀寫障礙的孩子專注力較差,會考溫習期間,他的兒子採取一星期五天溫書、兩天行山的策略,除了中英文兩科僅僅合格之外,其他科目的成績,均令人滿意。
 

他說,患讀寫障礙的孩子,語文表達能力較差,但如能發展他們的強項,只要有興趣,一樣做得好,最重要是家長如何發掘孩子的潛能,社會如何配合學童的需要。他又慨嘆香港社會富裕,有條件將融合教育辦得更好,但實際情況卻遠遠落後於外國,期望未來可以改善。

 

(教聯報第43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