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事件 > 反罷課佔中 > 核爆後遺症

  核爆後遺症

會長 黃均瑜

 

2013年年底,我接受傳媒專訪,當時我已經指出,香港教育面臨最大的危機,不是縮班殺校,也不是「雙非」問題,而是校園備受政治干擾,當年我在最後一份會務報告中亦如是說。

 
2014年5月,我在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中表示,「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是香港社會穩定和運作的基石。現在有人說公義比法治更重要,為了追求公義,可以置法律於不顧。但問題是,法律有凖繩,在一個多元的社會,公義卻無標準。如果大家都以自己的公義去凌駕法律,此例一開,香港將會永無寧日。『佔中』支持者希望有一個更加美好的社會,但到頭來,結果卻可能適得其反!」
 
 
2014年9月,我在「城市論壇」中直指佔中三子老謀深算,知所進退,但年青人熱情有餘,歷練不足,他們是 「有前無後」的!我要求三子在推動這場所謂「公民覺醒」運動的同時,要保護下一代!
 
 
言猶在耳,當年幾番肺腑之言,皆不幸言中!
 
 
三子曾經形容「佔中」是核彈。事實証明,核爆之後,整個社會正在為「核輻射」付出沉重的代價。第一個核輻射,是價值觀、是非黑白的顛倒:維持治安的警隊被抹黑;尊師重道的美德化為烏有,學生向校長逼宮、向老師盤問,還自詡為有創意;朋友之間、家庭成員之間,以政治來劃綫,政治凌駕於師生關係、家庭和諧、社會秩序,如果學校和社會不好好處理,下一代將會變得目無尊長、目無法紀!
 
 
第二個核輻射,是「佔中」的訴求若得不到滿足,主事者將可能帶領香港市民由「佔中」走向「抗中」甚至「反中」,這樣,香港不但跟不上國家的發展步伐,甚至會背向而行,這絕非香港之福,更非年青人之福!
 
(刊登於教聯報第64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