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黃錦良 > 教育界支持修訂《逃犯條例》

  教育界支持修訂《逃犯條例》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目前正在立法會審議。政府希望在7月前完成立法程序,以解決移交台灣殺人案嫌犯和今後可能遇到的類似問題。作為教育界一員,我認為教育界完全應該支持。
 
 
現時反對派提出各式各樣理由,諸如:抱怨政府倉促修例,欠缺足夠諮詢;指責修例破壞「一國兩制」;質疑內地司法制度;擔心香港法院對被移交者難有保障,以此阻礙修例。有媒體甚至威脅,「北上交流恐出事」,說教師帶學生到內地考察,言論也會出問題,這些說法很難站得住腳。
 
 
其實,通過擺事實、講道理,港人根本不必擔憂通過修例會損害人權自由。
 
 
其一,政府做了大量諮詢,在此基礎上調整建議,形成草案。
 
 
政府於2月中提出初步建議,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諮詢意見,也公開徵詢市民的意見。期間收到4,500 份意見書,有三分二支持修例。由於涉及複雜的司法制度和向內地移交逃犯,引起部分工商界人士顧慮。政府為此連續走訪各工商界團體,並對原先建議作出較大調整。
 
 
而調整後的建議,將《逃犯條例》附表一所列屬於可移交罪行中的9項剔除,同時將移交必備條件之一,即在香港可被判處入獄的年限提高,由現時的一年改為3年。政府本着務實態度,對原先方案作出較大幅度調整,足以釋除工商界不必要的疑慮。特首林鄭月娥重申,政府提出修例建議,經過了全面及審慎研究,指政府缺乏諮詢的說法是睜眼說瞎話。
 
 
其二,修例符合基本法,體現「一國兩制」原則。
 
 
修訂《逃犯條例》,修補法律漏洞,完善社會法治,並不損害「一國兩制」。恰恰相反,是維護「一國兩制」。基本法為香港與內地及國際間的司法互助合作,提供了法律保障。基本法第95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繫和相互提供協助。破壞「一國兩制」的指責顯然是荒謬的。「一國」之內、「兩制」之間,是相互聯繫、相互包容的,不是相互排斥、相互對立。事實上,長久以來內地與香港各領域交流合作,包括法律與司法互助方面的交流合作,早已十分頻繁,互利互惠,也為香港穩定繁榮助益良多。
 
 
其三,內地法治逐步完善,司法制度值得信賴。
 
 
內地社會制度和法律體系,與香港保持的資本主義制度和沿襲的普通法體系不同,但這並不構成可以阻斷兩地司法互助和移交逃犯的因素,制度不同、體系不同的障礙並非不可跨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日前表示,當年訂立《逃犯條例》有地理限制,並非刻意不同意與內地設立移交逃犯的安排;當時亦說明,回歸後就內地移交逃犯的安排,很可能另立新例,不應歪曲這個歷史事實。
 
 
改革開放40多年來,內地法治建設和司法公平、公正和公開日臻完善,成效顯著。截至2018年9月,中國已與76個國家締結司法協助條約、資產返還和分享協定、引渡條約等相關協議,充分表明國家主體的司法制度值得信賴。
 
 
其四,香港法院的保障機制嚴謹且足夠。
 
 
按修訂條例規定,由行政長官發出或根據其權限發出的證明書,只是啟動移交程序的基礎。啟動程序並不表示逃犯一定會被移交,有關要求須經所有法定程序處理,包括法院進行交付聆訊程序,以及最後由行政長官發出移交令。此外,還有其他程序保障,例如可申請人身保護令、申請因延遲而予以釋放、就行政長官的決定提出司法覆核等。因此,擔心香港法院的保障機制不嚴謹不足夠,毫無根據。
 
 
修訂《逃犯條例》,彌補香港在司法互助、共同打擊犯罪方面存在的不足,增進與國際間及周邊地區的司法合作,維護社會繁榮安定,避免香港淪為逃犯避風港。香港教育界應該與社會各界一道,支持政府的舉措,推動社會進步發展。
 
 

2019年5月6日 (文匯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