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黃錦良 > 嚴肅執法阻止校園暴力

  嚴肅執法阻止校園暴力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近日發生在大學校園的連串暴力事件,表明包括一些學生在內的激進示威者,其暴力傾向和行為愈演愈烈,正在無情吞噬政府和民眾對止暴制亂的期盼和竭盡所能的努力。隱身於動亂源頭的政治勢力,顯然有意利用科大學生墮樓身亡的不幸事件,試圖在大學校園及全港各社區再掀新一輪暴力對抗,印證了「樹欲靜而風不止」的俗話。受害者仍然是為生計奔波的市民大眾和想要安靜求學上進的絕大部分在校學生。

 

過去數天,多所大學校園發生歷來最嚴重的暴力破壞,屢屢出現激進示威者與執法警察對峙的情況。黑衣人聚集在校園,大肆破壞設施和商舖,擾亂了學校正常教學秩序。其中,中文大學更淪為暴亂戰場,示威學生堵塞公路、向鐵路擲磚頭雜物及縱火,更一度竊取校園弓箭、標槍作武器。基於對師生安全的考慮,加上部分區域交通癱瘓,幾乎所有大學都被迫停課。浸會大學甚至被迫取消了原定的畢業典禮。大學受衝擊,不能正常運作,增添了社會亂象的嚴重性和危害性。

 

維護學校正常運作 免學生成犧牲品

 

學校是社會的縮影。自六月以來社會暴力持續蔓延和升級,對香港的大學、中學造成不同傷害,尤其是政治勢力侵入校園,許多學生成了「勇武」者、黑衣人,其中不乏被捕者、受傷者。總體而言,這些學生是參與者,也是受害者,是校園政治化的犧牲品,不僅精神和肉體受到損傷,甚至有可能前途盡毀,令諸多教育工作者神傷。

 

持續的由激進示威活動引發的暴力衝突中,青少年一直處於風暴的中心,自九月新學年開始後,尤其是大學校園,成了隱身於動亂源頭的平台。這些人避開了現有民主和法律機制,操弄仇警情緒,利用反叛心理,變換各種政治訴求,從「真普選」,再到如今「光復香港」。

 

所謂訴求,不僅與社會現實脫離,也與法治基礎相背離。他們引誘學生通過暴力來達到根本不實際的要求。在手法上也變化多端,先是利用職訓局屬下設計學院學生的浮屍案,混淆視聽,激化矛盾,最近又以科大學生墮樓身亡案,在各大學掀起新一輪暴力衝突事件。唯恐香港不亂,唯恐暴力衝突不可持續。用心何其毒也!

 

發生在大學校園內的連串暴力事件,破壞了學校正常運作,與出現在各區的暴力衝突相互呼應,構成香港社會亂象不止的現實。危害顯而易見:挑戰中央全面管治權,阻擾政府依法施政,削弱現有建制運作效能,使區議會議員選舉難以在公平公正環境下進行。故此,社會對暴力行為譴責之聲從未停止。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這一點不可能改變,也不會改變。癡迷暴力的青少年,尤其是大學校園裡的學生,應該清醒認識香港目前政治形勢的複雜性,自覺抵制校外政治勢力侵蝕,尊重香港法治和秩序,不要對任何暴力行為存在幻想,懸崖勒馬,回到法治、理性和務實的基礎上看待香港社會問題,並以合理合法方式表達意見和訴求。這是作為一個大學生應有的態度,也是政府和社會各界的期待。

 

依法依例懲處止暴制亂

 

另一方面,大學也不是暴力行為的庇護所,並非法外之地。各大學正常運作有賴於嚴格執行相關的法律條例,大學的規章制度也是在此基礎上建立的。不僅校董會組成、校務委員會設立要體現這些條例規範,學生的行為舉止也須符合規範要求。學校要維持正常運作,有必要明確並落實這些規範,根據條例管理好學校所有成員。不能因為某些人冠冕堂皇的口號和訴求,而對日益猖獗的暴力事件和施暴者得過且過,這樣只會助長縱容學生的違法行為和暴力傾向,對維護正常教學秩序並無好處。

 

學校教育同樣有正面教育和反面教育兩個層面。學校以正面教育為主,重在引導和啟發,但必要的紀律聆訊和處分同樣必不可少。對那些在校內外違法犯罪的學生,必須依法依例給予懲處,絕不含糊。暴力傾向得以持續滋生並造成惡果,最終危害校園安寧、危害社會。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教育工作者,應該在事發之前將社會的複雜性和暴力行為的危害性說清楚講明白,使學生懂得遠離暴力;學生則要自覺遵守法律和秩序,學會保護自己。

 

發生在大學校園的連串暴力事件,令人震驚,也值得深思。法治是社會發展的基石,暴力絕非解決問題的方式。學校作為社會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政府和各界的止暴制亂,不能有大學校園這塊空白。嚴肅執法阻止校園暴力,事關重大,不可掉以輕心。

 

2019年11月14日 (文匯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