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黃錦良 > 大學必須謹守專業精神

  大學必須謹守專業精神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港大校友關注組、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大學事務委員會、港大教師及職員會,早前發起所謂的「全民力拒制度暴力、你我堅守程序公義」集會,不滿校方展開對該校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教席去留問題的審核程序,抗議教育局早前明確對「修例風波」中被捕或受投訴教師的處置原則。雖然與會者人數寥寥,但組織者試圖透過社會壓力,阻擾大學管理層依據《香港大學條例》自主作出決策、對抗教育局落實《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規範的心機,已經表露無遺。

 

審核戴耀廷教席正當合理

 

眾所周知,教育的宗旨在於培養下一代,教師肩負傳承知識、薰陶品格的重要職責,言行對學生成長影響深遠,所以社會大眾的要求和期望甚高。教師不但要具紥實的專業知識,更要有高尚的道德情操、法治觀念以及社會普遍接受的道德標準,言論和行為必須符合專業操守。教育是一個特殊領域,除了教師個人利益之外,還要綜合考量社會利益,包括學生及家長的權益,後者甚至優於前者。

 

戴耀廷是港大僱員,更是發動非法「佔中」的「佔中三人」之一。去年4月,區域法院對「佔中案」作出裁決,裁定戴耀廷「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成立,判處入獄,戴後來獲准保釋等候上訴。「佔中」對香港社會的損害、對青少年的荼毒、對現有法律制度和社會秩序的踐踏有目共睹,也是「修例風波」禍根之一。社會上要求取消戴耀廷教席的呼籲由來已久,且從未停息。

 

法官曾在長達數百頁的判詞中,反覆強調若干不可違背的法律原則,包括:「公民抗命」不構成刑事罪行的抗辯理由;任何人強調言行的自由,不可以超越現行法律底線;示威表達意見的時候,必須顧及他人和公共利益的平衡。然而,這些法律原則並沒有受到廣泛傳播和應有重視。歷時半年多的「修例風波」滋生更多暴力,「勇武」在校園氾濫成災。對此,教育界不能不深刻反省,教育當局和大學管理層沒有理由依然躲在自己的象牙塔裏。

 

從教育專業角度看,作為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作為教憲法學的學者,戴耀廷不僅沒有教導學生尊重社會法治,尊重由國家憲法和《基本法》確立的香港憲制地位,尊重作為法治守護者的警察,卻熱衷於「公民抗命」,把「佔中」從自己的歪理悖論推動為危害社會的實際行動。不僅知法犯法,還使大批青少年誤入歧途,一些學生甚至前途盡毀。如此這般為人師表,難道不是香港教育界的害群之馬,不是百年名校港大的羞恥?

 

戴耀廷是否適合繼續任教,其教席的去留誰來決定,何時決定?當然不會是法院,也與是否上訴、是否保釋無關。《香港大學條例》白紙黑字規範了管理架構、決策程序,以及教師的權力、職責、任期、任職條件。現在大學管理層依法審核戴耀廷教席,雖然有蹉跎之感,但無可厚非。

 

急需修補教育界缺失

 

教育局落實《守則》何錯之有?歷時半年多的「修例風波」將香港教育的缺失暴露出來,可謂教訓深刻。需要亡羊補牢,需要在社會環境、政策制定、學校管理、課程設置等多層面加以修復。教育局在去年底依據《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規定,就如何處置被逮捕或遭投訴涉事教師相關事宜,向學校作出更詳細解釋,要求學校在考慮教師應否停職時,應以學生的福祉,包括對學生人身安全、品德培養及學習質素的影響為首要考慮,做法值得肯定與支持。

 

然而,教育局正當合理的舉措,早前卻受到不實攻擊和指責。泛暴派教育界組織月初舉行集會,抹黑教育局「為了自保」,「對校長和教師進行迫害,威嚇教育界,製造白色恐怖」,「嚴重干預教育專業及院校自主」雲雲。有關言論無中生有、不負責任。該組織還發起眾籌,設立「訴訟及緊急援助基金」,與政府對抗。前後兩場集會,時間和組織者不同,而所要達到的政治目的卻一模一樣。

 

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依據現有的法律授權、條例規範,處理大學人士聘用和學校教師管理事宜,重視保護學生利益,謹守專業精神,港大管理層和政府教育局何錯之有,何來「制度暴力」,如何就程序「不公義」了?

 

2020年1月23日 (大公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