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教育規劃 > 教聯講台-教育政治帝國

   教聯講台-教育政治帝國

撰文:主席鄧飛


香港面臨兩大改革:政改和教改。政改聲勢巨大,傳媒報導甚多,社會關注非常,似乎不是教改所能比擬的。然而細數下來,教改對政改的影響,卻是遠甚於政改對教改的影響,起碼短期之內如此。因此,能夠合乎教育專業原則地處理好教改問題,本身就有利於政改的順利推行。教改,出發點是教育,但後果卻是政治性,而且是最大的政治。



何以如此呢?從學習階段來看,大、中、小、幼、特各級教育,皆有當下熱門而亟待解決的議題,大專有副學位問題,中學有縮班殺校和新高中檢討問題,小學有SEN、少數族裔學習問題,學前教育的學位及資助問題更是複雜,特殊教育也是面臨資源問題等等。任何一個問題,都涉及數量龐大的持分者利益。因此從教育持分者角度來看,光是中小學基礎教育已經有九萬合資格選民,再加上非教師的學校文職人員、工友,還有教育的最終受益者家長、學生,這可是過百萬人的巨大社群。從教育經費上看,教育撥款一直穩佔公共財政開支的五分之一,位列第一。無論誰在台上執政,誰敢忽視教育界和教育議題?本文標題是「教育政治帝國」,「帝國」名稱可能惹人誤想,但也可泛指社會組織或者群體那種龐然大物的特徵。



那麼當局如何與這個「帝國」打交道呢?一言以蔽--以錢緩之。在不大幅度增加公共財政經常性支出的前提下,增加資源投入,用以緩解各種教育議題的轉變成政治議題、街頭政治議題的尖銳性和迫切性。據說上一屆政府領導人對教育有一財政紀律,就是五分之一財政支出的封頂措施。教改怎麼改都行,但就是不能讓支出超過五分之一。可現在時移世易,政改這一關過不好,那再守什麼財政紀律也就變得無關宏旨了。
 


筆者並不反對加大教育投資,但反對把教育看成單純的加減法。美國著名的公共行政學者James Wilson在其公共行政學名著《Bureaucracy》中明確提到人們一個慣性思維,就是誤以為哪個公共政策範疇有問題,就增加哪個範疇的財政撥款便可解決問題。錢,是要花,但要花在關鍵處。俗話說,好鋼用在刀刃上。舉個例子,面對融合教育問題,光是增加資源來培訓前線老師,是不足以舒緩問題的,更憂可能惡化問題。中小學老師課節多,工作量大,再增加培訓時間,等於進一步剝奪他們的工餘時間,這當然怨聲載道。何況,再怎麼培訓更多的老師,也不可能成為百分之百的SEN教育專家,正如急救員不能取代專業醫護人員。反正都是要花錢的了,為何不把錢花在增加培訓和招聘駐校教育心理學家呢?一來教育心理學家更為專業,二來也不用增加前線老師的額外負擔。



這裡只是聊舉一例,政府針對人口政策、環境政策、財經政策、房屋政策等有眾多的委員會,唯獨對教育這個最關乎政治的「帝國」,卻沒有這樣的策略委員會。光是做財政加減數是不夠的,為何不從減少教師負擔、增加專業解決的角度來一併考慮?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