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教育規劃 > 黃均瑜談香港教育的深層次矛盾

  黃均瑜談香港教育的深層次矛盾

主席 黃均瑜

 

新一屆政府組班工作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回想起教育界早前兩場特首競選論壇,不論是家長、業界或選委,在提問和發表意見時,都對教育制度及教改諸 多不滿,不期然令人想到,回歸十五年,納稅人雖然花了大量資源於教育之上,老師亦投入了大量心血應付教改,但成效似乎未如人意。

 

十幾年來,教育發展其實也非一無是處。例如幼兒教育方面,家長可以透過學券資助選擇幼稚園;小學推行了全日制,學生得到了更好的照顧;中學落實了六年免費教育,人口素質全面提高;中、小學校舍亦有大幅度改善;大學則推行了四年制。

 

同時,香港整體教育發展屢獲國際機構如PISA、McKinsey 等的讚賞……這些其實都是進步,只不過都在教育同工忙亂之中達成。諸多不滿,其實反映出教育還有一些深層次矛盾尚待解決。

 

其中一個矛盾,是教育發展追不上家長和社會心目中對「優質教育」的需求。以幼稚園為例,儘管政府提供了學券,一些收費高昂的學校依然學位難求,反映出學費並非家長最大的考慮,反而教學質素才是首選。因此,即使政府提供十五年免費教育,恐怕這個矛盾亦難以解決。

 

中、小學的情況亦一樣。雖然是免費教育,個別地區甚至出現學位過剩,但家長心目中的名校依然學位難求。因此,問題已經不是免費與否,而是家長對心目中優質教育的追求。

 

大學的矛盾相對簡單,因為在一般家長心目中,大學已代表了優質教育,問題反而在於學額的數目,特別是副學位和新高中學制推行後,提升了學生和家 長的期望,百分之十八的資助學位今時今日已遠遠追不上家長的需求。家長埋怨找不到優質的教育,社會埋怨學校培養不到優質的學生,最終令教育發展追不上社會 的期望。

 

要解決嗎?辦法有二。一是提升大中小幼學校的教育質素,以及增加大學資助學額。然而,專業的提升往往是漫長的過程,如處理不當,將為教師帶來沉重的壓力和負擔,導致業界反彈。事實上,在教改的過程中,亦出現了這樣的情況,無人希望歷史重演。

 

二是政府好好總結十五年來教育發展成功經驗,多向家長和社會闡述,藉以建立他們對香港教育信心。只要有信心,事情就好辦。以教師資歷為例,教師已全面學位化,甚至有碩士化的趨勢,教育同工的質素,其實位列人才榜頂尖的百分之十八!

 

放眼世界,香港教育屢次在國際研究報告中排名前列,可惜政府沒有加以宣傳,於是家長和社會人士繼續用固有的眼光去看學校、看教師,未免可惜。

 

(2012年5月17日 大公報A14)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