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國民教育 > 中國角度不能不知道

  中國角度不能不知道

教聯會主席黃均瑜

 

回歸之初,教聯會曾經向教育局建議,在課程改革時提出八個key learning area(學習領域)外,再加一個中史和國情科目。但有人認為科目太多,我認為可以將體育和藝術完全合為一個,科學和科技可以重整,但要將中史和國情加進 去,當時當局認為不太合適,加上不重視中史,實際上只有約九成中學初中課程開設中史。

 

這反映政府不重視歷史,從殖民地回歸祖國,應怎樣處理歷史,其實值得研究。在這個特別的 地方,尤其是怎麼處理香港與內地的關係呢?譬如讀歷史,我讀到一九一一年,小時候知道考試永遠不會考鴉片戰爭,所以不會讀。它在範圍內,永遠不會考,這個 大家都知道。但在辛亥革命,香港在辛亥革命的參與,所發揮的作用,沒有人會提。但香港人不提,誰人會講?台灣一定不會提,她只會提孫中山。內地都不會提, 變成楊衢雲這段歷史被淹沒。作為香港,我們有責任串起歷史:香港在中國近代史發揮一個什麼作用、她與內地有什麼關係、她在殖民地是如何生存下來,這些問題 是應該重視和研究。

 

說到國情,中國的國情是有一點不同,所以(教聯會屬下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的)「中國模 式」手冊是想老師看到中國是走一條與西方國家不同的道路。當然中國模式成不成功亦沒有定論,但起碼它是在做一些與別不同的事,就如你不喜歡吃橙,但至少都 要知道橙是一個什麼模樣。就如你不喜歡一黨專政都要知它是一件什麼事才可下定論。所以我們提出多角度,不能夠沒有中國的角度,你可以不接納、不同意,但一 定要有這個角度。我覺得比照語文,我們放在國情國史的重視是不夠。

 

有人說:要亡其國先亡其史

 

國情國史不純粹是一個學科問題,中史式微其實好簡單,四個字:難讀難考。有人說:要亡其 國,先亡其史,台灣陳水扁當政時「去中國化」就是從歷史着手。國情國史不單單是一個學科,應該可以賦予更多。如果說到情意便是洗腦這是不對的,我不管那個 理念是什麼,但一個不可以影響學生的老師,就不算是好老師;學校如是。老師影響學生是天經地義,但我們不是強迫你接受事情,這在香港是沒有可能存在。

 

現在(國民教育科)引起這樣大的爭議是有社會因素,國民教育的關鍵在於「國」字那裡,所 以有人提倡叫公民教育,不要有國字,心理會舒服點。國字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指廣義的中國。香港人是不是愛國看你怎麼定義,如果是廣義的中國,應該百 分之九十九的香港人都愛國。好像我有一個來自台灣的學生,升國旗要唱國歌,他說他不唱,雖然他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如果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他說接受 不了。他從台灣來,我是理解的。但我相信香港有相當一部分的人也是這樣想,如果說他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我相信他們是有保留。

 

為什麼會這樣呢?當然有其歷史原因。很多人逃難來香港是因為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出現 問題,也是因為共產黨。就算現在這個不是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國民黨,也是有分別。因為香港開埠以來,也是有一個優勢,不論是文化、制度、經濟,是比較高 等,比較優越,是這一百五十年來建立。所以你會發現接濟內地,大家好心安理得;若調轉頭,大家就會心裡不舒服,所以自由行就出事。

 

我有一個學生,說他反對回歸,因為他祖父跟他說以前他家有多少地多少錢,就因為共產黨什麼都沒了。我能理解,香港的情況是很複雜。

 

還有,我們跟內地的制度不同。基本法有些地方太寬鬆,全世界都沒有。全世界的國民及永久 居民是有區別,但香港是沒有。別人有永久居留權都不一定可以投票,但香港不是。投票權是很重要的,你可以在這裡話事,所以外傭有居港權是可以好大件事,可 以影響政治生態等,這是一個好大問題。所以香港人有好多護照,特區護照只是其中一本,對國家聯繫是比較薄弱。

 

正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要開展國民教育。所以中史教育局不做,我們(小西灣福建中學)就做 校本的中史課程,其中一項是先教近代史。因為在教育局的綱領,學校在中三才教中國近代史,但中三已經沒有時間,老師經常不夠時間教書,而教不到的,就是中 國近代史。所以我們放在中一教,不會教不完。

 

國家歸屬感至關重要

 

現在講世界公民,是一個世界視野的問題。全球化下,個個國家都想保留自己特色,靠什麼留 住自己的國民建設自己的國家呢,就是靠國民教育令人對國家有歸屬感。為什麼把國民對國家的歸屬感都計入國家實力?因為沒有歸屬感,人人都會離開國家,落後 國家為甚。中國一樣,留學生為什麼最後亦會回國,就是愛自己的國家、對國家有感情。所以在全球化下,我們更應加強國民教育。至於極端民族主義,在香港遠遠 未有這個問題,香港連民族主義都未有。

 

所以本來對學生需要很簡單,第一,對中國人身份認同;第二,以中國人為榮,當然中國有很 多負面問題,但我們毋須迴避陰暗面,世界上比中國差的國家多的是,第三,要為國家作貢獻、為國增光。就是要做到這三個,如果世上可以有洗腦,都不是老師可 以做到的事,我不相信這件事。對於一些無爭議的事如反吸毒,老師都做不到洗腦,何況有爭議的事,根本不可能洗到。

 

(2012年9月17日大公報A12)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