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國民教育 > 從恐共到厭華

  從恐共到厭華

鄧飛
 

不少鼓吹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人士,聲稱他們只是反對「洗腦式」的國民教育,並不是反對國民教育本身;聲稱只是反對國民教育科宣揚愛黨,並不是反對愛國。

然而,宣稱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的人,卻又從來不能準確地指出,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當中,到底哪條條文是洗腦,哪條指引是宣揚愛黨。

如果教導學生升國旗、唱國歌都叫做洗腦,那麼升特區區旗呢?區旗是結合國旗和香港特色設計而成,如果此是洗腦,那麼彼也是洗腦。如果推本溯源,一切升 旗儀式都是洗腦而必須在教育中禁止推行,那麼把國旗、區旗視作政治禁忌(taboo),非要從品德教育中除之而後快,那又算不算洗腦呢?何以施行某事便是 洗腦,禁止某事就是反洗腦?洗腦與否,並不在於動作是肯定抑或否定,而在於是否講道理,講求證。拿不出具體的證據來證明洗腦,卻煞有介事地使用起社運手 法,渲染反對從不存在的所謂洗腦教育,製造傳媒公審霸道做法,政治狙擊持不同意見人士,窒息理性討論,羞辱教師專業,如此作為,豈止是在對社會洗腦,簡直 是中世紀獵巫(witch-hunting)恐怖之再現。

更有甚者,這種失去理性的反對行動,已發展到成為一種鼓吹「厭華」的病態情意結:幾乎但凡深圳河以北的事物,即使是奧運得獎和登上太空這些正面現象,反對者亦「情難自禁」地加以反對和污蔑,那種所謂的「反共不反華」的說法,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未來的中國,無論是順利復興,抑或曲折連綿,她對九十後、二千後等未來香港一代人的工作、生活的影響,都遠遠大於我們這一代人。當反對國民教育演變成 反華的聲音深深地植入年輕一代港人腦袋之後,熏染積習,最終會變成一種厭華的情緒。在這種厭華情緒的遮掩蒙蔽之下,別說國民身份認同,就算要客觀持平地看 待中國國情以利個人自身之發展,恐怕也失去這種理智能力了。到時,亞細亞的孤兒恐怕就另有所指了。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