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國民教育 > 國民教育是棒殺不了的

  國民教育是棒殺不了的

 梁一鳴
 
近日,國民教育突然在一夜間被一些人定性為「洗腦教育」,盡情抹黑,非要拉倒不可,掀起滿城風雨。這些惡毒煽情的指控,實在是有違事實,更是誣衊無數在教育崗位上持守教育專業,實施國民教育的學校和老師,陷他們於不義。
 
國民教育是讓學生承傳自己國家民族的歷史文化,認識國家的發展,成為國家 的主人翁。這本是合情合理的事,但過去並非必然。筆者成長於上世紀60年代,那些年豈可奢望有國民教育。中國歷史科以1911年為下限,教科書說鴉片戰爭 是中、英政府間的商業和文化衝突。地理科沒有一點中國山河人文的影兒。社會上一片白色恐怖,「莫談國事」壓抑學生了解國家民族。70年初代稍有改進,中國 歷史可讀到1949,地理加了黃河長江,但殖民地政府還是要堵塞學生了解國家大事,教育條例規定學校不能講授課程以外的東西,就是防止學生被「赤化」。不 過,愈是壓制反彈愈大,70年代的認識中國熱潮,衝破了思想圍堵。

 

80年代中英談判開展後,課程發展議會推出第一份【公民教育指引】,其中 竟希奇地提出培養學生愛國家的目標,被教育界普遍接受。90年代修訂的第二份【公民教育指引】,是一份包涵民主、人權等核心普世價值,並且明確提倡培養學 生獨立批判性思考的課程指引,當中也提倡培養學生愛國家、愛民族,受到好評。傳聞當時的港督彭定康得悉後曾問究一番,後來得知制定指引的委員會中,有他信 賴的民主黨的代表,也有香港大學和香港教育學院的公民教育專家教授,又了解到衛奕信時期的指引已經多次提及「愛國」,也就不了了知了。

 
香港回歸後,國民教育名正言順地進入學校課程。學習基本法、探討國民身 份、唱國歌、升國旗,到內地實地考察交流,已經成為國民教育的重要元素,難道這些都是「洗腦」?特別是本世紀初開展的一系列教育和課程改革,進一步強調培 養學生分析探究、多角度思考的能力;通識教育深化了這些能力,對探討中國當代社會發展問題從沒設置禁區,為國民教育提供了良好的探索平台和廣闊的討論空 間。就筆者十多年來所見所聞,不同的辦學團體所開展的校本國民教育活動和教材百花吐艷,師生到內地參觀交流絡繹不絕,均受到家長和學生的歡迎。香港的學校 課程歷來是由有見識、理性和有廣泛代表性的人士共同制定的,哪會有推行「洗腦」教育的圖謀?
 
德育與國民教育獨立成科可留有餘地
目前,香港的學校課程已經十分臃腫,歷年來推出的公民教育、德育、性教 育、環境教育等「非正規」課程指引架床叠屋,内容又與正規學科交叉重疊,令學校在落實時頭疼不已,實在需要大刀闊斧的整合。把德育與國民教育「升呢」成為 獨立的必修科,背後的理念是提升它們的重要性,也是對兩門課程的統整,以完善小學和中學階段的課程設置。筆者詳細看過課程大綱,十分認同它的系統性和嚴謹 性,全面繼承了公民教育,德育和通識教育的優良傳統,亦清楚地列舉了教授爭議性議題的態度和方法。對當代中國發展的取向,是「探討國家發展的機遇,包括成 果、困難、局限、改善方法等」(見課程大綱)。因此,實在看不到有蓄意「洗腦」的成份。
 
但話說過來,學校要開設一個新的獨立必修科目,需要面對教師人手調配,教 材配套等等因素,也需時探索和適應。讓學校用三年或更多的時間落實課程,不管是採用獨立或渗透形式推行,或先易後難,百花綻放,是明智之舉。放寬實施時間 和形式的總歸是信任辦學團體和老師的良知和專業决定。所谓欲速而不達,水到渠自成,讓條件成熟的學校先行落實起帶頭示範作用,不斷加强教材的開發和透明 度,鼓勵老師交流,讓家長放心,學生得益,假以時日,定必成事。
 
同時,課程發展議會要全面理順國民教育與其他相關課程載體的關係,如中國歷史、中國語文和新近推出的初中社會科等,讓學校實施全方位、多渠道、高效能的德育和國民教育。課程中的情感部份應着重潜移默化,不宜作過分的指標性評核,避免學生表面化或虚假的回應。
 
德育和國民教育,其實早已植根全港學校,合乎家長和學生的根本利益,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學校不論是以獨立科目還是其他形式推行,並不是成敗的標準。即使是不接受開設德育和國民教育科的辦學團體,例如天主教教區,也不等如不推行國民教育。
 
真正擔心「洗腦」的朋友,何不以事論事,具體指出德育和國民教育課程中哪些部分有「洗腦」嫌疑,並且積極參與監督實施,共同推動反映一國兩制,具有香港特色的德育和國民教育,成為大中華地區的一面旗幟,也讓我們的下一代,成為中華民族復興的主人翁。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