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國民教育 > 為香港近年的紛擾說點話

  為香港近年的紛擾說點話

王煒文
 
對近多年來香港一面倒的逢中逢港必反的現象,我心痛欲絕,但卻又無可奈 何,眼望著香港已被一種被煽起的意識形態所劫持,受到像老樹盤根般但卻又聰明頂透的負面勢力支配著。在長年累月的滲透下,社會上大多數的核心領域,包括多 方的政治團體、非政府組織、教育界、社工界、青年組織,最甚的還有大眾傳媒,均成為一個一個的淪陷區,理想化的西方價值被凌駕成為單一的主流聲音。反之, 其他更現實的因素,社會大眾卻全然無知無覺。這令香港寸步難行,將香港長年建構的基業拉倒,障礙了香港與自己國家相互扶持的長遠發展。

很多人說我是個陰謀論者,我反見他們不知人間世道。世界政治凶險非常,尤其是當世的「超級大國」,手中棋子密佈,但求達到目的,什麼謀略也用到。近十 多二十年來的世界政治態勢,從歐洲與前蘇聯的對弈,到兩岸、美日韓關係的操弄,再回轉中東、兩伊與阿富汗,再近一點的顏色革命,近來的重回亞洲,撩起南海 的紛爭;更遑論什麼世貿組織、華爾街財閥、其他金融操控,或為推銷軍火貿易而炒起的中國威脅論了。一切只是個冠冕堂皇的藉口。結果是富人得食,全世界為他 們「埋單」。其心術的不正,路人皆見,唯港人不知,知的也不會多言,是護主乎?近年香港什麼的關注組織無日無之,如要關注的話,上述的議題,作為世界公 民,更應多所關注吧?

如果背後有勢力要搞局,香港不是他們的主目標。1989年前蘇聯解體,有些大國已認定中國很快便會隨之而倒,所以不久後便出現了天安門事件。可幸在多 番外在勢力精心的部署下,中國還是撐了下來。但大國當然心不會死,只是調整策略作新的整合,找尋新的議題、棋子和言論高地,等待新的時機再臨。況且,大國 的棋子和議題還多著呢。香港,也只不過是他們一隻棋子。在這些外在勢力的眼中,能絆倒中國的崛起,便是可用的棋子。

現世一統天下大局的超級大國,在我眼中是個真小人,甚至是個由鷹派當道的軍事帝國,戰爭與掌控下的區域動亂,對他們來說只是個手段。他們擅長全球佈 局,看大勢見機而作,拾取便宜。小人並不是太可怕,但有能力的小人,其破壞力是極大的。世人包括我們中國,要打這塲戰爭,真不是件容易的事。香港這場戰 役,分內外兩條戰線,就更難打了,而且我們還站在下風呢!

香港人在英治的制約下從沒有建立起世界大局的觀念,心中只有一己的香港,和過分完美的「想當然」。在國際政治中波濤洶湧的真貌,他們難於想見。在溫室成長的一代,不知天下世局凶險,熱血受動聽的言詞所煽動,作了別人侵略自己國家的幫兇也不自知,真教人心酸。

最後還是要說說國民教育了。作為中國人,認識自己的國家、對祖國有份熱血,本乃自然,也不需要誰來教育。但在香港推行國民教育,無奈地只能閃閃縮縮, 像抬不起頭來說話似的,情何以堪!不同的勢力圈子拿著香港人這種「特性」,鼓動愛國首先需要經過嚴格的學理解讀、論證、再由公眾作評核,這些審議程式,簡 直是完美的搞作。絕大部分港人在這方面義正嚴詞,聲聲反洗腦反這反那的,又是一場來自一個完美議題的全民運動。港人身在其中,有點正氣凜然,不無飄飄然的 感覺。但這看在任何國家的人眼中,只有捧腹大笑。

認識自己的國家當然要明白她的本質全貌,包括她在文化與人文方面的強弱和短長,當然也要認知她的歷史、地理、民族的多元性、發展的歷程和局限,甚至是 她觸及的機遇、無奈和外間勢力對她的作用等。片面吹毛求疵式的認識是不足夠的。有了一分全面而通透的認識,才能更準確地評估自己國家的現況,繼而發揮自己 對國家的影響和助力,避免淪為秀才論兵,有心卻幫了倒忙。

我這裡所指的並非想說中國是完美的,反之,她的缺失和弱點亦不少。其實中國也在經歷一場嚴峻的洗煉,舊的體制和文化習性要回應一個新社會的來臨,需要 作出調節和適應。這個調航過程也是艱巨的,也受著眾多外力的影響,稍一不慎,對中國可以帶來巨大的災難。至於中國因自身的條件局限而面對的其他困難,例如 是近百多年來不停的動亂,在百廢中有待重建;或天然資源相對的缺乏、地理條件不甚理想、國家在軟硬體上的建設相對落後,或文化體制不適於現代的西方主流 等,均對中國的改革和發展構成一定的難度,在全球變得一體化下,不進則退。這一切一切,也是急不來的。中國要尋覓自己的路,要建立自己的路,在過程中也有 跌跌撞撞,有所損傷。世上無人是中國這門極複雜的學問的專家,在旁指指點點,實屬不智,對中國也有害無益。

上述的說話也只是婉轉地談談香港人,太直接只會惹來別人的指控,因聲音遠離主流。也不要誤會我是個典型的「左仔」,我在香港出生,中、小學也在教會學 校讀書,父親在洋行工作,家庭一點紅色背景也沒有。年少時也如正常的香港人一樣,對自己的國家不甚了了,甚至對他們的貧窮落後一臉不恥。89年6月4日我 也曾上街,之後也投了李柱銘一票。但年事漸長,對中國的國情現實也明白深了,體會到原來外國勢力自始至終對中國存有覬覦之心,未曾有過休歇,從中真的看到 勢情有點不對勁,才回轉現今的思路,察今是而昨非。

近這幾年來無論發生在香港、中國,或世界不同的地域,世情事務,甚囂塵上,紛紛擾擾,很多還是衝著中國而來。雖然說不上我們中國已到了最危險的境地, 但肯定已非常艱辛,也凶險非常,有點内外交困之勢。偶一失謹,中國的國勢隨時會來個大回轉,各方部署多年,趁機落井下石,用其他形式侵擾,實在不易招架。 很多外圍勢力,美國、日本等也不用多說,甚至是近在邊鄰的越南、菲律賓或印度等國,也虎視眈眈,想見機而作,真也叫人擔憂。

作為真正愛護自己家國的香港人,大家不能不多警覺。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