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大專教育 > 校園暴力 避無可避

  校園暴力 避無可避

中學校長 蔡若蓮
 
 
是非黑白真的這樣混沌嗎?不是。對港大學生暴力衝擊校委會一事,社會自有公論,公道自在人心;仍打算一談此事,是身為教育工作者,心寒了。
 
 
港大校委會受到衝擊的過程不用細說,都有詳細報道,只知混亂中有委員受傷倒地,送院時間延誤大概45分鐘;校委會司庫梁高美懿形容當時情況,認為明顯是遭非法禁錮;委員劉麥嘉軒遭圍困的半小時期間,有人要她「跪低」;保護麥女士的港大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主任高永賢的背、手和腳都受襲擊,外套甚至給扯破,手臂留有2吋長爪痕。
 
 
尊師重道 不復存在
 
學生能夠獨立思考、關心校政本是好事,然而,學生即使對校委會的委任過程有任何意見,也應以合適和理性的方式表達,不能以粗暴手段迫使校方屈從自己的立場;身為社會對你有期望的大學生,最基本要做到的是待人有禮、尊師重道,對跟你意見不同者予以基本尊重。
 
 
看到7月28日那種場面,而發生地點竟然是香港的高等學府,身為教育工作者,不能不把事件視為一次危險的警號;而預警,這兩三年來已不斷拉響。
 
 
兩年多以來,演藝學院與某些大學的畢業禮,有部分畢業生在台上以出位招數羞辱主禮嘉賓;去年佔領運動期間,各大院校舉行的畢業禮,也有學生在莊嚴的場合公然舉起黃傘;再近一點,於剛過去的5月份浸大遴選校長時,有學生衝進校董休息室抗爭,企圖以粗暴的方式阻延任命。當前的港大事件,是同類事件的「加強版」;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回應事件時,更悍然聲稱學生的行為是別無選擇下的「以武制暴」。
 
 
以7月28日的衝擊為例,從新聞照片和視頻可見,引起社會爭議的這宗暴力事件,參與的,不乏各方成年人,他們是校友?政黨人士?不得而知。
 
 
8月1日,報載台灣名人周進華與妻子到教育部廣場外現場勸兒子回家, 卻遭就讀高二的兒子周天觀推打教訓:「我為台灣的未來努力!你做了什麼貢獻?」又在臉書聲明:「我已和政府革命, 我並不介意在家裏再來一次」;其母郭盈蘭愛子深切,在現場跪地求記者勿拍照,不要報道,拜託政客們放過孩子。然而,兒子正在享受革命的光榮,不但未為雙親所動,更聲言:「這是我一生中最光榮的時刻,我不容許任何人破壞,就算是家人也一樣。」看了能不心寒嗎?
 
 
品德教育 急須加強
 
筆者在此呼籲,政客如要通過社運推動改革,即使要動員群眾支持,懇請切勿貿然把學生推到前線,從而把學校與學生推向危險的境地。與此同時,我們實有責任告訴學生,他們在此事上的角色和參與並不恰當,學生正值求學階段,應專注於追求知識學問,學習做人處事應有的態度,而非終日埋首於政治鬥爭;即使如何關心校政,亦不能以對抗方式爭取,這不是學生應該做的事情。
 
 
近幾年的校園亂象,反映一切正在惡化,負能量如滾雪球般急速加大。深切寄望各大院校的校長與教師,乃至有為的知識分子,能拿出應有的氣魄應對亂象。身為教育工作者,我們獨善其身的空間已愈來愈小。與港大衝擊事件同期發生的台灣反課綱事件,彷彿在照出香港校園的未來,台灣的反課綱已反至父母與兒子反目、學生自殺(懷疑有情緒病的學生林冠華給政客煽動的惡果?),香港的情況看來也不容樂觀。
 
 
大學教育,是小、中、大學教育過程的最高階,是中學生的升學目標。部分大學生當前的表現會不會為中學生仿效?佔中及反水貨客事件中已不乏十多歲的青少年,看來事已有端倪,不是空擔心。假如中學生也激進化,面對未成年的他們,要曉之以社會運作及政治事件的複雜性,可能有理說不清。而此時,師生雙方都更加危險,風險更大。
 
 
在此呼籲,社會不宜再姑息縱容有關行為,同時也要加強大學生的品德教育,教導學生尊重制度,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意見。
 
 
(2015年8月3日 信報財經新聞 A21)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