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大專教育 > 總評《香港高等教育》報告

  總評《香港高等教育》報告

會長: 楊耀忠
2002.7.12

 

大學教職員薪酬與公務員脫鉤,是整份報告中最敏感、最具爭議的建議。支持者的理據是全世界罕見大學教職員薪酬與公務員掛鉤,脫鉤有利於聘請世界一流的教授來港任教,打破「大鍋飯」,增加聘任條件的彈性。反對者認為脫鉤會損害大學教職員的穩定性,肥上瘦下,加劇擦鞋文化現象,不利於學術自由。他們認為現在正進行公務員薪酬檢討,若公務員減薪,大學教職員願意跟隨減薪,但強烈反對脫鉤。筆者認同長遠而言,大學教職員的薪酬不應與公務員掛鉤,但現時並不是脫鉤的適當時機。因為大學教職員尚需要時間建立對管理層的信任,加上現時大學教授和講座教授的薪酬並不封頂,是有機制聘請世界一流知名教授的,無需急於脫鉤。

 

筆者認為,當局只有符合以下三個條件,才可以考慮脫鈎:一是政府確保脫鈎有助提升本地大學質素;二是大學提出的薪酬替代方案廣為教職員接納;三是各大學設立完善的上訴機構,讓教職員可就薪酬、升遷等安排有上訴渠道。

 

不少大學過去幾年已因資源問題,削減職位,或重整薪酬制度和職位。教職員擔心脫後,裁員和減薪潮將湧現。由於脫涉及所有大學教職員的利益,所以只有獲得他們的認同和接納,才可落實。學者有穩定的工作環境,才會孕育慎密的思維,及創造性的意念。試問「飯碗」難保,又怎會想出「好」來煮?

 

薪酬脫後,人事及工作安排,一定會引起部分員工的不滿。過去一年,城大和教育學院的裁員事件,已令我們引以為鑑。所以,如果大學不認真設立具透明度的申訴渠道,處理因薪酬脫引發的不滿,高等教育界可能會「毫無寧日」。當局若不能處理好上述問題,實在不宜立即推行薪酬脫。

 

即使以後推行脫鉤,當局亦必須承諾不會削減對大學的資助。筆者認為,任何撥款機制的改變,都不應導致政府削減對高等教育的資助。而新增的額外資源,則可以較多地投放於重點大學和卓越學科領域。

 

另一個具爭議性的建議,是學分累積及轉移制度。筆者贊成院校之間建立學分轉移、學分互通制度,但不贊成「錢跟學生走」。附錄五的建議,實際是大學學券制。現時世界沒有地方實行這樣的大學學券制,香港是否有必要急於做「白老鼠」?

 

其實,推行此制度的理據是十分不足的。在外國,實行學分累積及轉移制度的目的,是方便學生轉校轉系,但不會限制大學的資源。如果為方便副學士學生升學,大可增加資助學額;如果要促進大學學生流動,院校之間亦可辦學生交換計劃,或加強院校之間的課程合作,毋須動此大手術。

我不相信,在大學引入市場力量,憑學生的選科,就可以提升大學的質素。某院校學科受學生歡迎,不等於該科有卓越成績;在外國,有些學系為求保持受學生歡迎程度,在評核學生分數上刻意「手鬆」。不要忘記,名牌效應確實影響著香港學生的選擇。

 

我亦擔心,在這制度下,各院校為了吸引學生入讀,防止經費隨著學生的離去、而流到其他院校,可能會爭相開辦受學生歡迎的科目,亦會削減部分學系的資源或學額,甚至停辦某些學科。最有可能被淘汰的科目,是一些不太受歡迎、但具學術價值的科目,又或對學生嚴厲的教授所教的科目。如果是這樣,此建議與鼓勵大學各有分工、「各展所長」的目標,豈非背道而馳?

 

學分累積及轉移制度的英文名是CATS。這種法力無邊的貓,由於對大學獲得幾多資源,操生殺大權,所以是沒有人喜歡的。但如果這種貓被削去法力,只懂乖乖地幫學生運送學分,可以是種受歡迎的貓。

 

報告書雖然迴避了研究型和教學型大學的分類,但發展重點大學的意圖仍躍然紙上。重整大學資源,騰出更多資源予重點大學。現時八所大學之間的差距不是很大,水準參差程度不是很嚴重。八所大學開辦的課程,部分存有競爭,但部分各具特色,存在分工。每所大學都聘有知名學者,成績好的學生亦不是集中在一、兩所大學。如果我們接受報告書內的建議,將資源集中在幾所重點大學,屆時將會出現兩極化,這是否我們樂意見到的?

 

筆者認為,發展世界一流大學的方向是正確的,但不能以削減其他大學的資源作為代價,這樣的代價實在太大。去年,教資會決定,削減部分院校本三年度的經費,已經令個別院校叫苦連天。減肥廋身,只能減到一定程度,絕不能減至剩下一副骨頭,這是不健康的。如果我們接受所有建議,就等於從一個已經營養不良的人的身上,搶走他的食物,再分給身體健康的人。當然,我們贊成課程的開設,各所大學應作出協調,有所分工,以善用資源。

 

筆者支持發展以辦學使命及院校表現為基礎的撥款機制,教資會應制訂院校的表現指標。不過,評核研究表現的指標相對較易,評核教學表現的指標如何確定,則是一個難題。兩者都必須做到公平、客觀和精確。在制訂研究表現指標時,當局要支持對社會及經濟發展有益的本土研究,不能歧視以中文發表的研究。

 

筆者支持報告書建議賦予教資會更多的職能,加強其策略性作用,以帶領高等教育的發展。當局應制定政策,吸引內地及鄰近地區的學生入讀香港的大專院校,除可擴闊本港大學生的視野,進行文化交流,亦可增強競爭意識,提高教學質素,促進香港高等教育的發展,將香港建設成為亞太區的教育中心。

現時大學的管治和管理存在不少問題,如校董數目過多,校董會流於形式、受制於管理層、沒能肩負起管治的重任;大學的管理層權力集中,未能完善監察和制衡機制等。筆者支持各大學的管治組織對大學的管治和管理架構進行檢討,在確保大學院校自主的同時,各校應增加校內的民主程度及向公眾增加透明度。在健全各校獨立、有效的投訴機制的同時,筆者認為將受資助院校納入申訴專員公署範圍,可以提供多一條投訴途徑,是可以接受的。

 

此外,報告書的範圍顯然過於狹窄,對大學收生準則的改革、與高中課程的銜接、「三改四」、提高大學生質素及高等教育的發展目標等論述缺奉,對現狀的利弊分析不夠透徹,對大學的管治和管理方式如何改革語焉不詳等等,這些不足都有待當局加以改進。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