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國際化」虛有其表 課程功利化 學者批評大學教育遭扭曲

香港多所大學近年屢次擠身國際排名前列,令人引以為傲。然而,多位學者卻狠批這種只顧追求排名的文化嚴重扭曲大學使命,「國際化」虛有其表,課程功利化,令大學教育變成職業培訓。

 

教聯、香港學者協會和大公報於1月合辦題為「香港高等教育路向──升學、教研、國際化」教育沙龍,焦點落在「國際化」之上。

 

香港學者協會副主席譚鳳儀批評院校以「拿來主議」製造「國際化」的假象,指 排名準則視乎院校的國際化程度和研究成果,前者只著重教授的國籍,院校只需聘請國際知名退休學者來港坐一、兩年,便能即時提升排名,學生與交流生亦欠缺溝 通,這種「國際化」意義不大。她又指講師的升遷與研究掛勾,將大學教育的目的:培育不同層次的人才、創造新知識、服務社會和國家,本末倒置。

 

理工大學土木及結構工程學系副教授熊永達批評教資會以商業利益來規劃大學發 展,撥款方針以市場為主導,以支援商界發展,令大學淪為人力工廠,為商界提供「免費午餐」之餘,也令缺乏「市場」的學系日漸萎縮,為大學發展製造嚴重危 機;科研亦「無錢扎根」,實驗室設備和規模嚴重落後,事實是「朱經武沒有將他美國的實驗室搬來香港」!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胡少偉不滿教資會報告書「去中國化」,指「排除中國因素,就少了一半世界」!對於教院正名,他認為教育學院早具大學水平,正名能吸引有志青年投入教育事業,「如不正名,最終是懲罰香港的教育系統」。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校長陳卓禧則從自資專上教育工作者角度看新學制,指學額數目雖然足夠,但擔心出現錯配,並批評政府的資助政策不公平,令自資學位與副學位學生只獲貸款而不獲資助,「現在連幼兒教育也有資助,唯獨是副學位沒有!」建議政府以一、二萬元作為資助的起步。

 

他又認為自資院校以教學為主,研究工作應著重本土社會,然後才是服務祖國與貢獻世界,促請政府對自資院校另立撥款準則。胡少偉亦同意政府應加強照顧副學士,例如設奬學金等。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