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大專教育 > 擴充私立學位 不要製造更多失望

  擴充私立學位 不要製造更多失望

年初,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兩項重要而密切相關的議題:其一是要求議員支持恒生商學院及公開大學3.08億元及3.17億元的貸款,分別在小瀝源及何文田擴建校舍;其二是討論教資會在上月初公布的《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報告。

 

兩年前,特首為應對金融海嘯成立了經濟機遇委員會,反覆討論後挑選了六項優勢產業作重點研究,其中教育產業被認為最具發展潛力。及後,特首在○九至一○年度的《施政報告》首度確認六項優勢產業,並提出以香港最珍貴的土地資源,支援這些產業的發展。

 

上述兩所院校的貸款是落實特首在《施政報告》支持發展教育的相關措施,在撥款通過後,預計十年內可為市場提供約三千九百個自資專上學額。除了上述兩塊地,政府亦提及在粉嶺舊軍營及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高等院校。

 

面對知識型經濟和全球一體化,要提升競爭力,大學學位已是進入職場的門券,而資助學位又僧多粥少,只能照顧到適齡人口的18%,自資學位無疑是高中畢業生的另一條升學途徑。

 

然而,副學士的慘痛經驗歷歷在目。報章最近就引述統計處數字,指出持有副學位的失業率較預科生更高,薪酬也一直沒有改善。

 

根據教資會數字,自資副學士由十年前的2,621個,至今達24,441個,幾乎是當初的十倍,加上近年政府銳意發展教育產業,專上教育在未來十年肯定會大幅擴張。

 

擴張除了製造了大量學士外,還製造了大量的憧憬、亦可能是大量的債務、大量的失望和怨憤。

 

教資會發表的高等教育檢討報告,重點指出政府在鼓勵自資學位的同時,未有在制度和措施上加以配合,故建議政府成立一個全新的監管機構,統籌所有自資院校,更有效鼓勵自資副學位和私立院校的發展。

 

筆者認同現時的情況有需要加強監管,問題是監管甚麼?怎樣監管?要保證質素,談何容易?無論我們有多良好意願,但既要增加大學生數目,又要維持其質 素不變,幾乎不可能。即使在副學士湧現之前,大學生不是已經從六、七十年代的「天之驕子」,逐漸被大家認為不外如是?全世界都面對同樣問題,這亦是社會由 精英教育走向普及教育必經的陣痛。

 

話雖如此,筆者並非認為應該對課程質素放任不管。即使是私立院校,政府投入的資源一點不少,包括土地優惠、興建校舍貸款,以及在《施政報告》中提及的25億元自資專上教育基金,因此,在自資學位的監管上,政府絕對有發言權。

 

筆者認為問題的關鍵是私立大學學位的提供,如何結合社會經濟產業人才的需求及教育產業的發展。因為在這個問題上,完全依賴自由市場可能會帶來災難性 的後果。一旦在規劃課程時,未有考慮人力巿場的需求和香港長遠經濟發展,私立大學最終可能會一窩蜂開辦成本較低的工商管理和金融服務等科目,結果只會製造 一批批無法被社會吸收的大學生。

 

政府的另一項工作是做好期望管理,大學學位只是進入職場一個基本要求,如果社會對大學學位抱有不切實際的期望,家長及大學生肯定失望。

 

規劃教育行不行得通?完全的規劃,肯定行不通,但完全脫離社會需要及社會優勢產業結合的發展,只會製造更多的失望。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