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勿拿緊急服務 當謀政治私利籌碼(李曉迎)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李曉迎

 

自特區政府《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風波道歉後,政府一直在嘗試用真誠、謙卑的方式尋求與市民修好。整個管治團隊,無論是否直接負責和參與修訂條例工作的部門,只要被問到修例問題,便會主動的向市民道歉。很可惜在這樣一個尋求和好的過程中,一些人不僅不能接受有關修例問題的道歉,變本加厲的將焦點繼續聚到政治議題,更試圖進一步癱瘓政府,嚴重影響了整個城市的緊急服務的運作。

 

就在21日,一場由反對派自編自導的街頭運動在香港上演,這次上街已經找不到任何符合邏輯與常理的理由,所以一些人便通過社交網絡,用自以為的正義,設定了一系列不合理的期望與要求,更設定了所謂的限期。就這樣一個單方提出的無理要求,便成為了上街鬧事的唯一緣由,就是這樣一場非法集會最終變成暴力事件。

 

當一眾帶着口罩、穿着黑色T恤的青年,猶如電影中的黑社會般,大搖大擺地走在中環與金鐘的街頭,他們並未認識到,其行為早已超越了理性的政治表達,更表現出參與人士對社會的極度不負責。

 

無知者永遠表現得異常英勇,他們用行動詮釋了「無知者無畏」的真諦。就這樣他們就像永遠長不大的巨嬰一樣,在街頭用鐵馬搭起了積木,用各種能找到的工具設置路障,他們欣賞着自己的創作,他們堵塞了急救服務的生命線與港島的交通命脈,使得金鐘、灣仔全面癱瘓,又包圍警察總部、入境事務處這些政府部門,使其工作全面停滯。大量急救與救援的服務無法使用,全體香港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就這樣被綁架。

 

整個暴力事件中,參與人士只顧自說自話,既不想聽、不願聽任何來自政府的解釋,因為他們好像深怕這種自我麻醉的「正義聯盟」大夢被現實叫醒。所以他們只好選擇迴避,選擇拒絕,選擇激進,因為他們深信只要不叫醒他們,他們就在像荷里活電影裏的超級英雄一樣拯救世界!

 

就在這樣一個異常混亂的情況下,反對派一些人看準了「亂世出奸雄」的機會,便想着利用這次的亂局來重整旗鼓,重新積攢自己的政治能量,為未來的選舉來營造氣氛。

 

就這樣,在整個香港社會都在為修補裂痕付出努力的時候,我們不得不嚴正的告訴搗亂者:請不要將香港社會當成電子遊戲的虛擬世界;請不要將七百萬香港人當成個人政治目的的籌碼;請不要將七百萬香港人的生命當成兒戲。當你包圍警察總部的那一刻開始,你就要明白這意味着你要付出相應的後果。當有一天用法律來彰顯公義時,請不要再說你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後果是如此嚴重,代價是如此沉重!

 

2019年6月27日 (大公報 A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