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青年激進行為另類解讀 (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最近整個有組織的年輕人暴力行動(別跟我爭論說沒有暴力,如果連撬扔磚頭、操起鐵枝都不算暴力,那我無話可 說),很可能只是一場網絡遊戲真實版,既不需要洪秀全(太平天國前期精神領袖),也不需要楊秀清(太平天國 實際行動領導),一切都以P2P的方式醞釀、組織和實踐,把網絡遊戲和網絡社交平台上習以為常的遊戲和社交模式 轉移到真實世界中。

 

據說有八成以上的受訪示威者都搞不清楚條例內容,but who care?條例事宜只不過為這網絡真實遊戲True Game提 供一個從虛擬走入真實世界的小小由頭而已,以及為這場網絡真實遊戲在亢奮的遊戲快感之上,平添一份真實而非 虛擬世界的英雄式自我崇高感。

 

什麼中美競爭、「一國兩制」之類,對於九五後年輕人來說,都是老套而不屑兼毫無意義的上幾個世代的語言。這 次尚未完結的有(網絡)組織暴力行動可能真的沒有太多意識形態的動因,很可能只是web 2.0技術進化下的網絡遊 戲和網絡社交所塑造的最新世代集體人格的一場地面狂歡。

通訊法例監管完備?

 

所以什麼加強國民教育、法治教育、引導青年正向價值之類,好比如坐着太空船去外星系,卻用唱傳統戲曲、詩詞 歌賦等方式來尋求與外星系的生物體溝通一樣,連牛頭不對馬嘴都不足以形容其不對應與荒誕性。長遠來說,研究 網絡世代年輕人獨特的思想價值和行為模式,對教育和社會治理都是需要的。眼前來說,再爆發的時候,該怎麼辦 ?想像一下打機打到就來打爆過關之際,忽然斷網!這是什麼感覺?精神崩潰都有可能!

 

問題不在技術,這個完全沒有難度,問題在於香港的資訊及通訊法例監管是否完備,總不能不顧資訊流通自由和隱 私而妄為,以及有沒有這方面的執法意識。有個關鍵報道提及,一個名為「公海總谷」的telegram版主被捕。另外 警方不排除會公布所有涉嫌在網上動員的版主、群主之名,這是一個以往罕見的做法。當然,這也可能迫使這些「 網絡流寇」開始轉向Deep Web暗網,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2019年7月5日(信報財政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