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痛定思痛 齊拯救暴力青年(李曉迎)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李曉迎

 

六月至今一個多月的時間,暴力不斷升級,不斷挑戰有良知市民的心理底線。從衝擊香港法治象徵的警察總部、立法會大樓,到圍堵象徵中央政府與國家主權的中聯辦,並且玷污國徽和在外寫侮辱國家民族的字句,這些所謂「和平」行為,已經大大超越了人性所能承受的忍耐,更大大的傷害了全國人民和海內外華僑的民族情感。

 

我們不禁要問:你們追求的到底是自由表達個人政見,還是打算掠奪香港未來道路的話語權?是要就香港未來提出建議和看法,還是打算爭奪特區政府管治權?我們還要問,到底是示威青年的衝動釀成無知的後果,還是扮懵懂無知蓄意撕裂社會,為社會埋下無止境的問題?

 

民粹狂熱 違法變合法

 

從美利堅到大不列顛,再到台灣、香港都顯得不太平。雖然點燃的原因不盡相同,卻有着出奇相似的共同點,就是將一切社會問題都簡單的歸化到政治上,並且利用排外思想擂鼓吶喊,發動民眾利用原有的右翼民粹思想來綁架訴求,使得一切犯法與違法事件都變得聽起來「合理、合法」。並且在一些所謂學者的歪理邪說下,部分港人錯誤相信這條「被設計」的民主道路可以解決一切問題。

 

一個月來的示威中,一些教師被發動起來,跑到了暴力的最前線,並扮演推波助瀾作用。一些教師更是公開呼籲和教唆他人使用暴力,完全忘記「學為人師,行為世範」的使命,甘願以身試法……在這些不負責任教師的鼓動下,大量暴力、反政府言論充斥着課堂,他們全力灌輸仇視警察言論。學校不讓說就去網絡媒體說,甚至讓學生回家和家長辯論,編寫考試卷逼着學生表態。

 

無可否認,香港教育界一直對教師的行為與規範的把控不夠嚴格,尤其是教師道德與行為方面,《香港教育條例》與《香港教育專業守則》的實施仍多停留在書面上,這為一些教師找到了鑽空子的機會。

 

自「反國教」事件後,香港一直欠缺國民教育與德育教育的課程。雖然在不同學科中也有提及國情介紹,但卻被一些老師要不輕描淡寫,要不就是以藉着培養批判思考為名進行攻擊,這無形中培養了學生對國家的錯誤認識。

 

另一方面,香港德育教育一直有賴於辦學團體的取向而開展,但隨着近年來社會對成績和對學校行政標準化的追求,在學生德育方面的投入確實差強人意,原有宗教辦學團體所具有的優勢,在這次運動中也暴露出其問題,畢竟目前幾位被捕或涉事的教育工作者都是有着宗教背景的名校教師。

 

青年是香港的未來,但因為涉世不深,在面對當前香港發生的政治狂風暴雨,再茁壯的小苗都會被影響。今天的年輕人已經從原有的嘗試理解社會轉為要求社會理解自己,也就是說他們更看重的是自己在社會上的角色。但多年來政府對「三失青年」現象一直未有很好的解決,社會階層流動空間縮小,加之傳統精英與多元化精英模式之間的衝突和矛盾長期得不到解決。

 

亡羊補牢 要重振教育

 

在這樣的背景下,年輕人在社會上的角色長期被不斷忽視與打壓,讓很多年輕人心中產生很多怨恨與對社會的不滿,更形成今天香港社會一種讀書無用論與工作意義不大的錯誤價值觀,造成一些年輕人人生沒有方向,更失去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奮鬥精神,這便製造了前面提到的民粹主義泄憤式運動的溫床,一些外部勢力稍微煽風點火,便出現社會問題。再當這些問題與香港的複雜的教育問題混織在一起,讓整個修例事件變得愈加複雜,線頭愈加難以理順。

 

「如果人民沒有一般的知識,自由就難以得到維護。(約翰.亞當斯)」幾場暴力事件對香港造成的破壞將帶來深遠的影響,當我們譴責暴力,全力支持特區政府與特首恢復有效施政的同時,也要開始對症下藥,一起來幫幫青年走出「顏色革命」的圈套,一同做好社會、教育、法例各個方面的修補與防範工作,讓香港這顆東方之珠繼續閃耀。

 

2019年7月26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