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焦土派暴力亂港 港能避顏革之禍?(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

 

自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觸發多次示威衝突,由泛民組織的大型遊行過後,總有別有用心示威者去衝擊執法者。7月1日的遊行,衝擊者用鐵棍、鐵籠車破壞立法會大樓玻璃外牆,用有毒化學粉末攻擊警察,強行闖入立法會大樓肆意損毀。13日上水遊行結束後,有激進示威者刻意堵塞道路,最少有16個警員受傷,包括中腐蝕性液體、手臂、背脊受傷。14日沙田遊行後商場衝突,示威者在電梯上把警員踢倒,圍毆落單警員對其拳打腳踢。21日民陣遊行終點原定於盧押道,部份示威者卻前往金鐘佔領夏愨道,其後抵西環有人圍堵衝擊中聯辦並污損國徽。反政府者的策略是用遊戲形式鼓動年青人參與,在網絡平台指導裝備及示威方法,淡化暴動嚴重性;同時,在每次動亂後,將警隊執法過程弱點放大宣傳:一次、兩次、三次……,一點一滴地污名港警為黑警。


儘管警方没有發出不反對通知書,27日下午仍有大批示威者參加元朗遊行,隨後爆發的衝突造成24人受傷,其中有4名警員,警方當天拘捕11名男子,涉嫌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襲警及襲擊等。28日中西區示威後又爆發激烈衝突,警方平亂後稱一批激進示威者在西營盤和上環一帶作出違法行為,大規模破壞政府公物、四處縱火、使用多樣致命武器襲擊警察。警方30日落案控告當天被捕的45人,44人被控暴動罪,另1人加控藏有攻擊性武器;30日晚有近千名市民到葵涌警署聲援被捕人士,葵涌警署落閘,數十名防暴警員戴上頭盔、手持盾牌築成防線。逾二百市民31日冒雨到東區法院外聲援暴動罪被告,期間有人情緒激動,一度追擊拍打警車並毀車頭玻璃的防襲鐵網。一直以來的污名化港警,使有些激進示威者不信服香港警隊,包圍警署的行動普遍化;不少年青人已失去理性,香港距離策劃者的社會大混亂非常接近。

 

由逃犯條例引發持續的遊行示威啟動了香港大混亂,而這些混亂走向正遵從各地顏色革命的步伐發展。據網上資料,美國策動的顏色革命歸納為十二步,包括情報人員滲透、以推動民主為名招攬非政府組織代理人、收買並控制叛徒和工會勢力、以社會議題發動革命、發動政客陳情要求國際制裁。其中顏色革命的第九步是與美國和歐洲主流媒體反覆宣傳革命是因社會不公所致;第十步是當世界注視時就製造偽旗行動,大量拍攝甚至偽造群眾被打壓慘狀,以動搖目標政府令其失去人民支持。第十一步則是派出一些引發暴亂演員,以武力挑釁警方,迫使警方武力鎮壓,破壞政府聲譽。上述的顏色革命步驟與香港社會近月發展何期相似。


30日晨7時半有網民發起不合作運動呼籲市民癱瘓鐵路交通,刻意破壞的示威者先後於港鐵港島線及觀塘線按下列車安全掣120次,令列車服務受阻近4小時;這種不顧一般市民利益的破壞行為有如焦土政策,是顏色革命的最後一步:毀壞所有的一切,破壞任何可能對敵人有用的東西,使其永不翻身。


在網絡有激進大學生不諱言講到自己認為最好是「搞死香港,搞衰中國,迫解放軍出手,證明一國兩制失敗」;這不是一種隨意言論,這代表了焦土派的思想。焦土派或許沒有緊密組織,但却在網上散播極端觀點,把青年學生變成暴力示威者。一般示威者遊行反對逃條可能是基於恐懼,焦土派示威者的暴力行動則是源於仇恨,是對香港警察和政府的仇恨。激進焦土派立心不在反對一個政策,他們已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亦打出了美國旗及明言為美國而戰。警方接連搗破爆炸品倉庫,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據線報及深入調查後,於8月1日下午突擊搜查天水圍天瑞邨一單位,檢獲30枚已製成的煙霧彈、半製成煙霧彈、製造爆炸品的原材料硝酸鉀,以及製作工具。可見,不少激進焦土派示威者正按網傳訊息,自製更大破壞力武器去襲警和破壞社會安寧。


與此同時,激進網民又發起各種不合作運動及反修例遊行示威;據網上流傳顯示,反對派於8月內將分別於旺角、港島西、將軍澳、沙田、大埔、港島東、深水埗、荃灣、葵涌、黃大仙等地進行遊行和集會,無盡遊行後的暴力衝突會否發生?若真的是發生多個衝突,這促使香港社會進一步危險;若警隊失去維持社會秩序的能力,香港將會丟進策劃者的陷阱即由解放軍進場。這場顏色革命將使如空氣般的社會安定一去不復返,香港的經濟繁榮、民生改善亦將無以為繼,累積幾十年的財富也可能驟然縮水。焦土派在幕後支持下可能會大獲全勝,但全港7百多萬市民卻要為這禍埋單!中立的傳媒及幫港市民會儘快向暴力亂港行為說不嗎?

 

2019年8月2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