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讓新學年有個良好開頭 (黃錦良)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夏盡秋來。踏入九月,香港大多數校園迎來新學年開學日。然而,本應是莘莘學子期待、幻想和喜氣洋洋的美好時光,卻被罷課的陰影籠罩。在反對派組織不斷鼓吹「三罷」的背景下,與其關聯團體和一些大學的學生會,分別在中學和大學操弄罷課。這令絕大多數學生、家長、教師和社會各界人士抱怨、憤慨,斥責之聲不絕於耳。

 

學校是教書育人之地,並非政治博弈場所,更不應該受到激進傾向、仇警情緒、違法意識的污染。香港教育體系完整,在現有法定規則下找到反映、宣泄的上達管道,沒有必要採取激烈的罷課方式。

 

罷課是最無益的舉動

 

已故教育家胡適當年就不贊成學生罷課,他在北京大學任教及當任校長期間,反對拿罷課作武器向政府施壓,認為:「單靠用罷課作武器,是最不經濟的方法,是下下策,屢用不已,是學生運動破產的表現」。他又提到:「用罷課作武器,還有精神上的很大損失。一是,養成依賴群眾的噁心理;二是,養成翹課的惡習慣;三是,養成無意識的行為的惡習慣。」

 

這些逆耳忠言,強調了罷課在影響正常學業外,還將給學生帶來無形的創傷。

 

胡適曾發表《為學生運動進一言》一文,文章中他堅持認為「罷課是最無益的舉動」,「不但不能引起同情,還可以招致社會的輕視與厭惡」。他苦口婆心地解釋,「青年學生的基本責任到底還在平時努力發展自己的知識與能力,社會的進步是一點一滴的進步」。

 

胡適所處的時代,距今近一個世紀,動盪不安的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時代不同了,當代社會,國強民富,平穩發展,講究法治。尤其在香港,法治的傳統和基礎深厚,是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古人有「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的說法,用今天的眼光看,大師言行舉止所蘊含的教育理念和方式,仍值得今天的教育團體和學生品味揣摩,作為借鏡。

 

香港社會經歷了近三個月連串示威引發的暴力衝突,正處在危險境地,止暴制亂是當務之急。這就需要政府和社會各界,包括教師和學生共同努力。就教育界而言,要抵制校園政治化,不要讓某些政治勢力藉着學生又聚集回到校園的時機,將街頭政治的那一套花樣侵入校園,破壞正常教育秩序,影響正常的學習生活,甚至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侵蝕青少年的生涯規劃。

 

政府重視教育,關心青少年成長,投放大量資源改善教學環境,檢討管理架構和課程安排,落實教師全面學位化,並增加大學科研經費。體現的是國家和香港社會各界對青少一代的殷切期待。正因為如此,政府反覆強調,平和、有序的校園環境對學生學習、成長至關重要,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呼籲提出趁開學日採取行動的組織或人士臨崖勒馬。

 

香港畢竟是一個法治社會,不能繞開規則和秩序,要政府這樣做、那樣做,更不應該以罷課來要挾、逼迫。那些準備參與罷課的學生,那些打算吹皺一池清水的政客,都應該明白這一點。相信,假如時空可以穿越,胡適面對當今亂局,同樣會堅持自己不贊成罷課的理念。

 

2019年9月2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