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公民黨改邪歸正方有容身之地(丁江浩)

民建聯中委、教聯會理事丁江浩

 

近日,收到一位住在港島東區某大型屋苑的朋友告知,所在屋苑的區議員原屬於公民黨成員,最新發現該位區議員貼在大堂的宣傳海報,公民黨的標記已靜悄悄消失了,令人奇怪。

 

其實,近期已有多名區議員以各種名義相繼退出公民黨,連黨內明日之星,曾報名參加今年立法會港島直選的東區區議員鄭達鴻也宣布退出公民黨,預料退黨潮陸續有來。有消息人士傳出公民黨內部曾有人提出討論公民黨應否解散。

公民黨自2006年成立至今,過去有「藍血黨」稱號,由一班大律師等專業人士組成,自詡為「大狀黨」,曾經是香港反對派的第二大政黨。短短不夠15年之間,淪落至一夜樹倒猢猻散、甚至有黨員不願掛政黨招牌的局面,不禁令人感到唏噓。

 

公民黨自成立後,一直違背基本法、衝擊「一國兩制」原則,不守政治底線。去年反修例風波後,不斷合理化暴力,公然為暴徒撐腰,甚至以立法會議員身份到美國,要求美國政府制裁香港,做出種種損害國家和香港利益的事情,公民黨出現滅黨危機完全是咎由自取。

 

公民黨禍害香港早有前科。據報道,2011年身兼公民黨執委的黃鶴鳴被指煽動及操控一位住東涌的朱婆婆提出對港珠澳大橋工程的司法覆核,不僅拖延港珠澳大橋香港段的工程,更令多項其他工程受到影響,間接令工程費用增加60多億港元。同年,公民黨黨員李志喜大律師協助在香港連續工作滿7年的外籍家庭傭工提出司法覆核,尋求推翻《入境條例》的限制,爭取外傭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上述兩件嚴重損害香港利益的事件,皆有公民黨背後的參與。

 

公民黨攬炒派區議員過往多次出現黑暴場合。就以今年5月為例,本港新冠肺炎疫情稍為緩和,黑衣暴徒又再出動搞破壞,非法集結,製造事端。公民黨攬炒派鄭達鴻,現身太古城中心非法集結現場,美其名要行使區議員職責監察警方,實際上借勢為暴徒撐腰,搞亂香港,進一步「撈取」政治資本。

 

今年11月,公民黨黎志強身為東區區議會主席,濫用主席權力,面對公眾關心的地區議題只准討論攬炒派同路人提出的議案,卻反對建制派提出文件,完美地示範何謂雙重標準的定義。攬炒派控制下的區議會已變成「政治立場行先、民生事務放一邊」的境況。

 

去年,公民黨楊岳橋等三名攬炒派立法會議員,以議員身份多次公開宣揚「港獨」、要求外國干預香港事務,組團到華盛頓與美國官員和政界人士會面,要求美方制裁香港。而去年10月郭榮鏗搞出立法會內會風波,刻意違反基本法,利用拉布意圖拖垮《國歌條例》在本地立法。公民黨攬炒派議員在議會內外無視政治規矩,多次衝擊「一國兩制」底線,甚至利用議員身份要求外國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及制裁香港等等,令到中央不得不出手用法律手段取消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及參選資格,公民黨有今時今日的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是可以預見的。

 

公民黨如再冥頑不靈,堅持與中央政府搞對抗,衝擊「一國兩制」原則,不守政治底線,甘心成為外國反華勢力打壓中國的「爛頭蟀」,離滅黨之期不遠矣。近日公民黨選出新一屆領導層,新任黨主席梁家傑說,公民黨從不支持「港獨」。言猶在耳,公民黨必須認清形勢,改邪歸正,不單止不做「港獨」分子,還要做議會的「忠誠反對派」,真誠擁護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原則,效忠特區政府,方可在香港找到容身之地。

 

2020年12月18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