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禁運台灣菠蘿:生物安全抑或窮台戰略?(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鄧飛

 

3月1日,中國內地海關暫停入口台灣菠蘿(鳳梨),理由是在菠蘿中多次檢驗出致病害蟲。台灣菠蘿和各色水果入口中國大陸,已經不是近年的事了。自2005年國共兩黨領導人在北京作歷史性會面後,台灣農產品尤其水果就開始有計劃地引進大陸。到了2008年。台灣選舉政黨輪替,國民黨重新執政,海峽兩岸從政策設計上加緊經貿合作,尤其是大陸實際上對台灣農業產品採取大規模的讓利式採購。大陸自己也擁有龐大的農業,包括各類水果等經濟作物。但是,出於加快兩岸經貿融合和促進台灣民心認同的考慮,大陸國台部門和各省市農業採購部門每年都對台灣各地農產品進行巨額採購。

 

據統計,2009-2011年每年的採購金額都在200億美元以上。2015年,台灣一位曾經在農產品運銷公司工作過的前記者,出版了一部名為《水果政治學》的書,詳細講述了不為媒體注意的一個現象,就是台灣農產品特別是水果對大陸讓利式採購的出口依賴,同時這種出口的利益分配被所謂「買辦集團」把持(似乎以國民黨特別是國民黨中的本土派為主),一來台灣農民不見得有合理的利益回報,二來就算有利可圖,大陸這種讓利式採購也不見得可以贏得台灣南部農民的民心。這個書中觀點是否完全符合客觀事實,這是另一回事,但書籍出版後,至少讓台灣社會和大陸研究對台策略的部門人士,開始比以往更密切關注這種台灣農產品銷往大陸所帶來的政治價值了。農民多集中於南部各縣,對於台灣選舉政治來說,雖說台南多支持綠營,但對於藍營來說並非不可突破,韓國瑜當年成功當選高雄市長,證明了這一點,而韓恰恰長期任職農產品運銷公司總經理!因此,無論藍錄,肯定緊盯著農產品和農民,水果政治學在於以水果爭或保選票。

 

但對於大陸來說,雖然在2010年之後對台灣採取了非常多的讓利政策,並不僅僅在農產品領域如此,但實事求是地說,這些促進兩岸經貿融合和讓利的政策,到底能換來多少台灣民意認同大陸或者兩岸統一?根本無須任何民意調查,單是看台灣的「總統」選舉數據,便可知道,不是沒有換來對大陸的善意,只不過這種善意的「量」很不足夠,不足以讓藍營的人再次選上執政(何況選上也不代表願意接受統一),更不足以增加認同兩岸統一或者至少進一步加強融合的民意支持。說白了一句,水果政治學並不足以達到促統的作用。這台灣水果,就沒有原先以為的那麼甜了。

 

但是,如果因此而得出結論,認為大陸禁止台灣菠蘿,就是一種針對綠營和南部選民的「定點打擊」措施,未免想當然。根據台灣方面「農委會」的數據,2020年鳳梨出口數量只佔全年鳳梨產出量的一成!也就是說,九成都是內銷啊!另外,雖說鳳梨出口數量佔所有出口大陸的水果的九成以上,但折算為出口金額,也不過是5000萬美元,而同年度台灣商品總出口金額是3453億美元,也就是說,鳳梨出口大陸的金額只佔萬分之二!所謂對台經濟戰或者窮台戰略的說法,根本就是言過其實,頂多就是在媒體放大報道之下的心理衝擊而已。大陸對水果政治學的促統作用,早已有了清醒的認識。

 

雖然大陸海關和質檢部門至今沒有公布到底台灣鳳梨含有什麼致病蟲害,但在2019年10月21日,中國政府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請首部《生物安全法》,正式把生物安全納入總體國家安全觀的體系之內,並予以法律化。生物安全的概念,除了以前所理解的防止細菌戰生物戰等內容之外,還廣泛包括整個國民的基因安全、食物安全、農產品安全等內容。尤其經過去年的新冠肺炎危機之後,國家與社會對於生物安全意識應該大幅度提升了,無論是傳染病防控,還是農產品安全,都是生物安全的重要內容,不容有失。

 

因此,水果政治學可能比不上生物安全學來得重要。

 

2021年3月3日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