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規管“軟對抗”,要有硬心腸(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在香港首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上,香港中聯辦主任、香港特區國安委國家安全事務顧問駱惠甯提到,“凡破壞國家安全的,屬‘硬對抗’,就依法打擊;屬‘軟對抗’,就依法規管”。“軟對抗”這個話題,恰恰是筆者的長期關注。

 

過去兩年,特別是2019年,暴徒明目張膽大搞“硬對抗”,上街堵塞道路、破壞店鋪、放火燒人。到去年6月底,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初步到位,很大程度阻礙了黑暴分子搞“硬對抗”,現在是時候提防他們將“硬對抗”全面轉化成為“軟對抗”,繼續在校園內、社會中蠱惑年輕人了。

 

筆者認為,對付“軟對抗”,有法律有法規的,要執法執規;法律和法規仍然缺位的,要立法立規。其中關鍵在於,有時真的要有硬心腸。有三種比較典型的“軟對抗”行為,務必要正視。

 

第一,投白票的,必須制止。特區政府正在提出法律草案,完善選舉制度,當中提到要立法禁止有組織地投白票、投廢票等行為。政府的建議一出,有人提出質疑稱,“投白票、投廢票並非違法”。

 

提出這種說法的人,也許忘記了過去兩年發生的事情。以戴耀廷提出的“攬炒十式”為例,其中一招就是無差別否決預算案,逼特區政府解散立法會,之後再重選連任,最後達到顛覆特區政府的目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如果覺得預算案內容有問題,投票反對是正常的事情,但是戴耀廷透過組織議員、借無差別否決預算案的手法,意圖顛覆特區政府,這完全是另一碼事了。

 

同樣道理,如果一個人只是因為覺得不好做選擇,但又想盡公民義務投票,於是投了白票,這本身沒有問題。但如果有人故意發動市民無差別、大面積地投白票、投廢票,企圖否定選舉制度,最後試圖推翻特區政府的話,那麼這種行為就應該通過立法予以禁止。將相關行為定為“非法手段”,將來通過這種方法鼓動他人顛覆特區政府的人,亦要以觸犯港區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罪論處。

 

第二,搞“大三罷”,必須追究。過去兩年,激進反對派曾多次發起所謂“大三罷”(罷工、罷課、罷市)行動,企圖想以癱瘓社會的形式,最後推翻特區政府。當參與“大三罷”的市民人數不多時,激進反對派就通過堵塞道路逼人罷工,2019年11月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一個例子是,2020年2月香港疫情剛暴發時,激進反對派發動醫護人員罷工,有7000人響應。對此醫管局僅決定收回罷工缺勤人員罷工日的工資,沒有做出其他人力資源方面的跟進。筆者認為,這些罷工行為未必犯法,但很可能是違規的。在抗疫的關鍵時刻缺勤,醫管局完全可以採取更強硬的行動,對相關人員進行紀律處分,至少在人事檔案裡留下記錄,作為日後升遷的參考。

 

同樣道理,過去不少人在校園裡發動罷課。筆者作為老師經常反思,究竟是對罷課學生採取寬大處理,還是執行校規,對罷課學生甚至老師做出紀律處分?筆者覺得,要硬起心腸,選擇後一種做法。這恰恰是一個治病救人的方法:早些對他們採取較強硬的處理方式,才可以防止他們繼續激進化。對激進學生而言,對現在的他們仁慈,就是對未來的他們殘忍。

 

第三,網上搞事,必須叫停。現在很多香港年輕人都在互聯網上搞事。這兩天的一個例子是,一名26歲的女子在Telegram“阿囝搵老豆老母”(黑暴期間暗指暴徒找人説明車載撤離)頻道上,起底警務人員、高官和支持政府的人士,又使用“黑警”“狗”“藍屍”(撐警力量被稱為“藍絲”,一些人故意將之醜化為“藍屍”)等仇恨性字眼,更曾在她管理的頻道裡討論燃燒彈製作方式及“眾籌殺狗”等等。最後她被控串謀煽惑他人縱火及串謀做出具有煽動意圖的行為兩項罪行,被區法院判刑入獄3年。這些網上搞事的行為,如果觸犯法律,就應嚴肅處理。

 

又例如,網上有大量針對無線電視的搞事行為,甚至有線民去它的廣告商網頁上圍攻搗亂。在現實世界,如果有一群人在公眾場所起哄,可以被起訴“在公眾場所行為不檢”,但在網上起哄就沒有相關罪名,可以考慮立法規管這些網路欺淩行為。

 

總的來說,社會上仍然有好多人用這樣或那樣的“軟對抗”手法,自以為“戴咗頭盔”(即戴了頭盔)就可以借這類方式對抗甚至推翻政權。防微杜漸,不只應該依法打擊“硬對抗”,也要大力規管“軟對抗”,以免這些帶有顛覆目的的行為不斷發展,蠱惑人心,教壞青年,甚至將整個社會推向無法回頭的不歸路。

 

2021年4月21日 (環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