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及早謀劃完善選制後的地區工作(丁江浩)

民建聯中委、教聯會理事丁江浩

 

《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進入本地立法階段,立法文件內容豐富、涵蓋面大,由1,500名選舉委員會成員的產生方式、立法會90個議席劃分,以至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等等,均作出重大的改變,目的是防止反中亂港勢力進入特區政府權力架構,確保「愛國者治港」原則得以落實。

 

完善選舉制度固然有好處,例如政府施政,可體現均衡參與原則,各持份者在制定政策時能充分發表意見,兼顧各階層意見。政府施政必定更加有效率,議會文化重回正軌,避免過去少數反對派利用議會鬥爭癱瘓政府。

 

另一方面,立法會分區直選議席大幅縮減,由以往佔立法會一半變成不夠四分之一,必然對未來地區工作帶來不同程度的衝擊及增加難度。

 

以往區議員除了是立法會的「樁腳」,亦是從政的「階梯」。不少立法會議員均來自區議會。進入區議會可說是邁向立法會的一個重要「階梯」。每個區議員在地區累積一定經驗,加上天時地利人和等條件配合,就可以進一步成為立法會議員。而立法會選舉時,候選人多與有份量的區議員合組名單出選,以便吸納足夠票數。

 

立法會直選改為10個分區,採用雙議席單票制,以票數最多的兩個候選人取勝。全港18個區議會劃分無可避免必須隨着立法會分區直選改變而調整。在政治版圖不容易改變下,反對派或建制派無論如何都只能奪取其中10席。無形中,過往區議員扮演「樁腳」角色,發揮吸票能力的作用大大減少。立法會直選議席減少、區議會劃區及是否委任區議員等動向未明,或會嚴重窒礙地區人才的培養,難以留住有心於地區工作的人才。

 

當然,政府可以在地區人士中,吸納一些有才能之士進入政府部門,但始終地區工作與政府是兩個不同的培訓系統,地區人士未必能夠適應,再說政府可提供的職位亦十分有限,出現僧多粥少情況。

 

區議員失去選委身份和沒有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四個議席,政治能量將減少,窒礙有才能人士加入地區工作。加上立法會直選透過區議員吸票作用減弱,區議員失去以前地區「樁腳」功能,所獲資源亦大大縮減。

 

再說,以往區議員聘請一至兩位助理,這些助理經過幾年地區工作累積經驗,大多會在下一屆獲得出選機會,作為地區人士從政出路。在新選制下,這種地區「人才輸送」模式還能否發揮積極作用,存在疑問。

 

如何吸引有熱誠、有才能人士願意從事地區工作,將是完善選舉制度後一大重要課題,值得有關方面多加深思、及早謀劃,讓香港的地區工作持久發展。

 

2021年4月22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