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吃到嘴裏都吐出來的歐盟(鄧飛)

媒體今日(5日)報道,歐盟執行副主席宣稱,爭取批准中歐投資協定的努力實際上已經暫停了,理由是所謂「新疆問題」,中方對包括歐洲議會多個議員在內的歐洲人和實體採取了制裁措施。中歐雙方長達七年的談判,被這個貌似偶然出現的所謂「新疆問題」而攪亂檔攤。儘管這個「問題」一直以來都是證據不足,一直以來就這麼幾張所謂的「集中營」衛星圖、幾個人的孤證和分不清不同民族的所謂學者的研究。一直以來有大量新疆少數民族人士、海外人士在新疆不同城鄉作直播報道,以證明新疆現在之生活面貌,更一直有新疆不同民族的男女明星受到內地觀眾的追捧,以及接受海外時尚產品的廣告代言,但這種所謂「種族滅絕」的嚴重指控卻仍舊以三人成虎、眾口鑠金的恐怖傳播速度,迅速被包括歐盟在內的西方國家所渲染。與其說他們真的相信這套指控,不如說他們心理上需要這種指控,去平衡他們因目睹中國與西方在發展上彼長此消所產生的心理落差,去平衡因目睹中國體制在管治和發展上的績效而產生的心理恐懼。因此,他們逼切地需要給中國製造一個巨大的污點,來滿足他們僅存的慣性心理優越感。 

 

歐盟明知這份中歐投資協議,對歐盟國家之利是大於對中國之利,這是中國向歐盟成員國進一步開放國內市場的重大舉措。根據歐盟自己的統計,2019年中歐貿易總額是5603億歐元,歐盟赤字1637億歐元。而根據這份投資協議,歐盟不僅能排除貿易障礙,增加對華的汽車、機械設備、飛機、醫藥和化學品等出口,以平衡赤字,更能在交通、通訊、醫療健康服務、航運、生物研發等多個市場領域,明顯取得比美國和日本等競爭對手更為優惠的待遇和投資先手之利。另外,雙方也會商談建立協議的執行監管機制。一言蔽之,放棄這份協議,首先感受到損失的,是歐盟而不是中國。

 

何以歐盟把吃到嘴裏的肥肉都吐出來呢?許多評論認為,這是美國方面在搞鬼,對中歐加強經濟聯繫進行挑撥離間。筆者並不反對這種說法,但還是那句話,外因是通過內因來發生作用的。如果歐盟自己不吐出來,沒人可以逼迫它,所謂牛唔飲水,唔撳得牛頭低。尤其是看看今次歐盟率先發難的機構,是幾個現在被中國制裁的所謂學者機構,以及歐洲議會議員。歐盟架構由四大部分組成,分別是歐洲理事會、歐盟委員會、部長理事會和歐洲議會。前三者都是成員國政府排除的官員和專家組成,深知各種政策的利害關係,唯獨歐洲議會並非如此,而是由各國選民直接選舉產生。在民粹橫行的今日,這個議會的成員自然最容易被民粹和誇張失實的文宣所影響,同時其所作出的決定,又最不必考慮整體利益和理性。

 

即使如此,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它吧。

 

2021年5月5日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