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教協調查顛倒是非政治凌駕教育(穆家駿)

中學教師、教聯會副主席、港區全國青聯委員穆家駿

 

教協近日公布一項有關教師及校長對本港教育及社會狀況的網上意見調查,調查發現居然有四成受訪教師有意離開本港教育界,當中更有超過一成的人表示,已經或將會於本學年期間或結束時離開。筆者作為一名前線教育工作者,對於這一份譁眾取寵的調查不禁失笑。讀者不妨與筆者一起解構這份問卷調查的「背後玄機」,看清楚教協顛倒是非危言聳聽的真相!

 

首先從教協的會員與受訪者人數來看,根據網上不同資料顯示,教協的會員人數大概在94,000多至96,000多左右,而今次受訪者只有1,100多人,按照會員比例上來看,有1%左右的回應率。問卷回覆率關係到調查機構與目標受眾的關係、問卷的複雜度等因素影響,以一個教師工會對其會員的意見調查而言,只有1%的回覆率的話,看官就應該明白教協與前線教育工作者的關係緊密程度了。因此,坊間不少人以為教協很大程度上能影響教師的教學甚至政治取態,實際上只是一個偽命題。

 

第二,問卷結果顯示,有一成多的教師或校長表示已經或準備於今學年結束時離開教育界,而按照2019/20學年教育局統計的全港教師人數是73,000多人(包括了幼稚園、小學、中學以及特殊教育),一成多的教師或校長至少已經有7,300人,事實又是否真的有這麼多老師或校長同年離職呢?正常而言,學校的招聘季節是每年的3、4月份,因為常額教師辭職通常需要3個月通知,而教師合約通常是9月1日開始,所以經過5、6月的面試時間就會落實新一年的課堂安排。不過環顧主要招聘教師的求職平台,今年的教師招聘廣告並沒有爆炸性的增長。實際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那些受訪時表示離職的教師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而且,作為一個政治立場明顯的教師工會,作出一個充滿政治意味的問卷調查,選擇踴躍回應問卷者的立場也應該不言而喻了。這也是為什麼不少政黨政團都選擇委託一個獨立的第三方研究機構來進行民意收集的工作,以避免只在其同溫層內收集意見,最後意見收集了,但是代表性卻成疑了!

 

最後,筆者想以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先生在臉書上的一句話作結:「如果教協這個問卷調查是準確的,有近兩成教協會員準備離開教育界不是壞事。」因為離開的可能只不過是政治立場先行的,真正留下來的更多才是一心一意為香港社會為國家發展作育英才的教師。

 

2021年5月11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