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家校合作 > 教師疑難共解——在教學與網上輿論中「拆彈」

  教師疑難共解——在教學與網上輿論中「拆彈」

調解小組委員 鍾偉强

 

「沒有香港人的!」「饅頭是用什麼麵粉做?」早前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不同有關教學涉及政治及內容深淺的討論。回看這些討論之中,的確有不少會令教師感到疑難的地方。
 
 
 
教師不是政治人物,當然不會有什麼未卜先知的政治觸覺;功課練習的深與淺,其實直接與教學內容相關,不能只憑幾條問題下決定。當教師誤碰地雷時,可以如何「拆彈」呢?
 
 
筆者在教育界從教師崗位走到協助調解的工作經驗中,希望可以與各位同工作一個小小的分享:
 
 
·    學校代教師發聲回應事件——其實是對教師支持的第一步,因為這顯示教師已不是孤單作戰,得到學校的支援。校長在這過程中,間接也承擔了教師的壓力,作為學校團隊的領導者,宜先安撫校內同工。
 
 
·    回應的時機並不是越快越好——網民的數量太多,反對及支持學校的討論聲音都需要一點時間去醞釀。如果學校回應過早,可能只會回應到部份的討論,當再有新討論點上網時,學校再去作回應,便會有機會讓討論不必要的延長。學校決定回應事件後,宜先作資料搜集,分析網上討論內容的要點在哪裏,瞭解事件中教師教學設計的用意及教學法,從中找出一個對口的位置。
 
 
·    回應語調要平衡各方——承接著調解的精神,雙方是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筆者不建議在回應中結論誰對誰錯。如校方經專業反思後認為事件中有需要道歉的地方,當然會樂意承認,但切不要為息事寧人而作出道歉,需知道一個專業的堅持往往更能贏得家長的支持。學校在發表回應前,可先讓事件中的教師及學校管理層檢視回應內,是否已包含各方所想表達的內容,取得各方同意以該內容作校方的回應。
 
 
·    發表回應前先作最後回應的準備——網上討論可以說是沒有指定終結點的,校方宜先與事件中的教師共同訂立一個作最後回應的準備,在未超越某一條件前便不再作回應(例如:誹謗或人身攻擊)。這個條件不需要在回應中公開,校方如覺得有需要,可以邀請富經驗人士在發表回應前商討,議訂出一個較合適的條件及回應內容。
 

 

(聯絡作者:[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