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電子學習 > 思維教學的困難:資訊時代「去結構化」

  思維教學的困難:資訊時代「去結構化」

將軍澳香島中學副校長鄧飛

 

資訊時代的「去結構化」思維習慣──這就是通識科實施思維教學所面對的真正困難。什麼意思呢?

 

所謂「資訊時代」,這個幾乎濫用的術語卻模糊了資訊科技發展對社會影響的一個重要分水嶺:Web2.0 的廣泛應用。約在2004 年開始,網絡技術就全面突破了網站單向傳播資訊給受眾的局限,廣大網民可以透過博客、面書、推特、微博等工具,既可以接受別人發放的資訊,更可以發放自己 的資訊。到了智能手機的出現,這種雙向接受及發放資訊的互動方式,以更為簡便快捷的方式廣泛流行起來。這種雙向、快速、便捷、廉價的資訊消費方式,對上世 紀來說幾乎不可思議。

 

傳統注重結構

 

當網絡仍舊是以單向方式發放資訊之時,網民基本上是被動接受,被動的受結構嚴謹、條理分明的網站結構所支配。不妨留意一下,一般網站總有「網站指 南」一項,將該網站內的內容作分層分類,結構嚴明,綱舉目張。但當Web2.0時代來臨時,快速更新的互動資訊發放,使得面書、推特、微博之類的工具並不 着重、甚至無視這種對資訊作結構化的處理。每分鐘都有無數網民在發放資訊,資訊的內容和形式千差萬別,使得哪怕只是將資訊作簡單的分門別類,你都會覺得費 時失事。

 

就算是打遊戲機,電腦平台遊戲與網絡遊戲也是完全不同的模式。前者人機對打,遊戲者有明確的結構性目標:過關升級,將遊戲預設的每一項任務由易至難 地層層突破,基本上是一個層次分明的金字塔結構。但網絡遊戲就不同了,網民之間在對戰,既有合作,更有競爭,整個遊戲的結構由金字塔形變成蜘蛛網形;除了 提供遊戲的主控管理者外,參與遊戲的人根本不可能感受到整個網絡遊戲的結構條理,當然,即使不知道也無礙於參與遊戲。用結構化條理化的思維去理解和分析資 訊,包括一般資訊和遊戲資訊,在這個Web2.0 主導的資訊時代,變得毫不重要,甚至多此一舉。

 

方式改變思維

 

這些互動資訊交流方式,不知不覺地在改變我們的思維習慣──由過去着重結構條理,變成現在零碎片段;由過去細嚼慢咽,變成即時反應;由過去着重面對 真實對象的交流,變成現在對着虛擬世界的交流。這不但深刻地改變了人類處理資訊的邏輯方式,而且深刻的影響了人類處理接受資訊的態度──因為資訊實在太多 了,多到幾乎不可能全部消化的地步,所以我們要對資訊進行快速的取捨選擇。對於能夠引起興趣或官能亢奮的資訊,取而接受;對於沒有興趣或嚴肅沉悶的資訊, 快速捨棄。我們每天都在資訊氾濫的汪洋裡不停地取捨選擇,對於一切沉悶而不能吸引眼球的資訊,我們沒有任何耐性去容忍它的存在, 哪怕就只是短暫地存在於我們的mail box。

 

我不打算討論這種資訊心理學現象所引致的社會潛在影響,更不討論資訊的結構化和零碎化的理解,到底哪一個更符合世界的本質這種哲學本體論問題。我只關心這對通識教育科學與教的影響。

 

現在的中學生全部都是伴隨資訊網絡技術發展而成長的九十後,早已適應了這種零碎片段、毫無條理的「去結構化」的特徵。學生無論是蒐集資料進行專題研 習,還是處理資料進行問答分析,總是呈現出一派剪貼複製、雜亂無章。資料好像很豐富,但分析毫無理路,腦子裡成一團漿。如此狀態,別說系統地學習知識,即 便是應付考試也不行,答題毫無條理,如何可得高分!

 

通識科如果真的想要落實思維教學,就不能聽憑去結構化的資訊主導我們的教學,更加不能假時事議題導向之名,以去結構化的教學方式來進行教學。

 

(2012年5月18日 大公報B17)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