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活 動 > 教師專業活動 > 義教工作 > 福建省光澤縣義教後感

  福建省光澤縣義教後感

撰文:英語義工伍鳳韻老師
 
 
去年聖誕節與三位老師來到福建省武夷山旁的光澤縣。原來這次不單只是香港老師與當地小學和初中英文老師的一次教學觀摩活動,據當地老師反映,也是光澤縣英文老師首次的集體培訓活動,為這次的交流增添了深一層意義。我們的到訪,為當地英文老師提供了一次縣級的內部交流,打開了一扇專科研習及交流的窗戶。雖則這次行程特短,只有兩天半的活動時間,但此行加強了我們對北上進行教師交流的信念。
 
 
這亦是我唯一一次在聖誕節假期所作的教學交流活動,前兩次均是在暑假期間到甘肅省,教學時間較長,有一個星期以上,所以能夠與當地老師作較全面及深入的接觸,無論是專業上的交流或個人層面上的了解都較多,對當地的學校行政、教師生活和學生的學習情況都略知一二。這回卻只可側重教學法的介紹,我們及當地的老師都覺得時間太短,交流太少。
 
 
七、八月甘肅的強烈日照,配合教室裡沒有電風扇的設備,那種熱與福建光澤縣十二月沒有暖氣的課室相比 ── 同樣的難熬。遺憾的是在我們到達光澤縣的前幾天,雪已下過了也融化了,見不著一絲雪痕。
 
 
當初奇怪為什麼「西部開發人才支援計劃」會來到福建省,不是只支援大西北地區的發展嗎?原來這個計劃已推展到只要能有所貢獻的,天涯海角也會去。於是便來到這繁榮富庶的沿海省份的偏遠小縣城,旁邊便是江西省了。我們還住進了渡假酒店,是歷來最豪華的一次住宿。
 
 
無論是香港、甘肅或是光澤的老師都面對同樣的教學難題;教學內容太多,教學時間太少;學生對英語學習沒興趣、沒動力、學生人數太多(內地是40-90人一班),課室太擠;公開試壓力太重(幸而內地老師還沒有縮班殺校的危機)……三地老師,面對同樣的困難,但同樣的鬥志昂昂,熱切交流,抛出問題,期望回應以衝出困局,打造明天。
 
 
偏遠地區的英語學習條件非常貧乏。無論是教師或學生,可供閱讀的英語讀物在居住地是找不到的。縣城的新華書店裡操練式的補充習作琳瑯滿目,但英語的或英漢對譯的讀物一本也沒有,縣城亦沒有公眾圖書館。學校圖書館的英文讀物還是鳳毛麟角。曾於2002年參觀了甘肅臨澤縣縣城的第一中學的圖書館,英文圖書只有數本,且封塵泛黃,是爺爺級的珍藏,就是另一縣城專為培訓初中及小學老師的專科學院,圖書館裡的英文書籍亦只有十多本而已。
 
 
趁著教學交流,自行到福州市的省立圖書館參觀,館內有美國一所大學捐贈的圖書,自僻一角,而英文書籍及雜誌,由英語教學到其他範疇的如經濟、消閒的內容都有若干,是較為豐富的。但由光澤縣到福州市,要數小時的車程,車費昂貴,省圖書館的藏書對偏遠地的英語教育並無助益。
 
 
缺乏的學習資源,是造成英語學習困難的重要原因。中央電視台的第九頻道是唯一的英語台,節目且配有英文字幕是我在居住的酒店裡看的,但不知道當地師生可否在家中觀看此頻道,又或是否有專為中小學生製作的英語節目。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網站提供全面的英語學習課程,但礙於網絡審查,相信亦不可用。互聯網似乎是唯一可讓偏遠地區接觸英語的資料庫,但究竟師生日常使用互聯網的情況如何,還要進一步了解。希望下一次教學交流時,可與師生在這方面有進一步溝通。
 
 
偏遠,令英語的學習只停留在教科書上,沒能活學活用。當地不但見不著一位說英語的外國人,師生之間的英語互動亦不多。在過去三次的教學交流活動,均只有極小數老師願意用英語交流,一來是不習慣在本地同行面前說英語(畢竟他們還是首次與其他學校的英語老師一起培訓,面對的壓力可以理解。就是要老師離開同校老師與他校老師合組也不容易);二來是老師們的自信不足,反之學生較老師更有冒險精神,在說英語方面,非常勇敢,這是可喜的。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