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勿將教育專業工作政治化

  勿將教育專業工作政治化

早前參與教育局「高中通識教育科教科書專業諮詢服務」的各間出版社,將被要求修訂的內容,以「修訂列表」形式上載網站供教師查閱。而教協發稿指高中通識教科書專業諮詢服務不專業,並屬政治審查,教育局回應有關言論並不屬實,令人極度遺憾。

 

教育局推出通識教科書專業諮詢服務,旨在提升坊間課本質素,落實課程的宗旨和目標,回應坊間對通識教科書内容偏頗及質素參差的投訴。根據近日多個出版社公布的修訂版本,多套書本刪除或修正了散播仇恨和偏見以及鼓吹暴力違法的内容,字眼選材趨向客觀持平,反映有關諮詢服務是由專科督學、大學學者和教育專業人士組成的專業團隊負責,他們為改善教科書質素,落實課程宗旨、目標和學習重點,提供了專業意見與服務。但教協卻强詞奪理,將此專業諮詢服務妄指為「不專業」,完全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教協宣稱部分教科書因「教學需要」為由,刪去有關終審法院就「公民抗命」的意圖及「雨傘運動」起因的內容等,認爲這是「對教學需要有損無益」,又宣稱「難以從修訂結果看到任何與課程宗旨與目標相關的原因」,質疑這是「比正式課本送審更嚴苛的政治審查」。

 

教協的以上説法無疑是歪曲事實和極不專業。首先,綜觀通識科課程文件,當中根本沒有提及需要教授「公民抗命」及「雨傘運動」,可見「公民抗命」及「雨傘運動」並不是通識科課程的「教學需要」,因此刪除有關終審法院就「公民抗命」的意圖及「雨傘運動」起因的內容,又如何對教學需要「有損無益」呢?教協作爲教育界專業團體,竟連通識科課程的教學需要都沒弄清楚,自己不專業,卻指摘教育局「不專業」,真是「有嘴說別人,沒嘴說自己」。

 

其次,通識科課程的重點在於教導學生何謂法治精神,及在法治精神框架下,如何參與社會及政治事務,如何行使權利和履行義務。而參與社會及政治事務與行使權利和履行義務有很多形式途徑,例如做義工、選舉投票和關心族群平權等,未必一定要去到「公民抗命」,更何況「公民抗命」須承受違法代價。但坊間不少通識教科書美化「公民抗命」,將其演繹成毋須承擔責任,鼓動學生參與暴力違法活動,這樣鼓吹煽動暴力違法的内容又怎麽可能與通識科課程宗旨與目標相關呢?所以,教協認爲刪除「公民抗命」及「雨傘運動」導致「難以從修訂結果看到任何與課程宗旨與目標相關的原因」的説法根本是無稽之談。

 

有報道引述教育界人士,指通識教科書內容或觸及《香港國安法》,促請當局覆審。其實,無須糾纏通識教科書在什麼內容符合國安法﹐因爲是否違反該法的技術細節不是教育界能夠作權威判斷的。但是,無論有沒有《香港國安法》,教科書都不應出現違法的內容,而是應該有幫助學生建構知識及正面的價值觀的内容。

 

再者,出版商今次是自願接受專業諮詢服務及優化教科書,他們也希望通過此次修訂,令教科書資料正確,内容客觀持平,避免誇張失實或誤導的可能性,讓教師和家長放心,令學生得到更大保障,釋除社會疑慮,回應公衆訴求。但教協卻顛倒是非,將專業諮詢服務抹黑為「政治審查」,將教育專業工作政治化。

 

教科書是課程内容的重要載體,其本身不可避免具有社會性,因此教科書的内容不僅要合理,還要合法。對於通識科教材與其他學科教材,教育局應該一視同仁,一同進行評審,這樣才有助提升教科書質素和教學質素。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