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要重視反宣傳工作

  要重視反宣傳工作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要重視宣傳工作﹐這個重要性已是毋庸再說的了。但什麼叫做「反宣傳」呢?簡單來說﹐就是針鋒相對地反擊反對派媒體﹐乃至專門抹黑的西方媒體的宣傳內容。宣傳不能只說自己的話﹐而不及時駁斥對方的歪論文宣。比方說﹐最近一個非常明顯的例子﹐就足以說明這個反宣傳工作的重要性。香港警方在8月10日拘捕黎智英﹐8月12日警方以現金和人事擔保等條件﹐依法准許黎氏可以保釋離開。以美國國務卿為首的反華政客粗暴干預過問這件本屬香港特區事務的案件﹐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反對派及其媒體就故意把蓬佩奧的干預﹐與黎智英的保釋﹐作出穿鑿附會的假因果解讀﹐把警方依法允許保釋硬是說成來自蓬佩奧的施壓﹐故意造成一種輿論和社會印象﹐仿彿美國真的對香港事務有著決定性影響力一樣。

 

這是一種棉裏藏針式的印象經營﹐故意把彼此無關的事情說成一種虛假的因果關係﹐說得好像中國和特區政府在香港事務方面處處受制於美國恐嚇一樣﹐從而起到提振反對陣營士氣﹑同時削弱建制士氣﹐以及矇騙中間群眾的心理作用。很可惜的是﹐建制陣營似乎沒有太多針對這種虛假因果進行的反駁﹐這就讓這種「美國恐嚇決定一切」的印象經營在社會上漸漸累積。

 

又如近日反對派針對警務處處長作出了類似的宣傳﹐其重點在於﹐把一哥最近較少(不是完全沒有)公開露面﹐與中央領導人最近的一些政策發言穿鑿附會﹐當然首先是對領導人的發言作歪曲解讀﹐然後把一哥的少露面說成是開始被中央「祭旗」、「整風」了﹐所以不能露面了。恰好日前一哥開記者會﹐直接用行動戳破了反對派這種文宣謊言。

 

不要低估了這種反宣傳工作的重要性﹐從反對陣營及其媒體﹐到美國所謂的「制裁」﹐說到底就是一種心理戰﹐一種針對香港市民所進行的社會心理戰。粵語俗語所謂「靠嚇」:回歸以來﹐反對陣營不是一直在靠挑動社會恐懼中國內地和中共的心理來維持自己的政治支持基本盤?

 

美國的所謂各種「制裁」﹐不就是為了達到恐嚇支持和落實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公職人員和各界人士﹐從而瓦解建制陣營的軍心士氣?

 

實事求是地說,自從  《香港國安法》制定落實以來﹐甚至自美國祭起所謂的「制裁」以來﹐從前線執法人員和檢控人員﹐到特府高級官員﹐絲毫未見任何慌亂跡象﹐反而在媒體訪問時越發顯得自信和立場堅定。換句話說﹐本來這些所謂的「制裁」並未起到打擊心理的作用。那麼﹐客觀事實上起不到實質作用﹐就必須用主觀的「印象經營」來硬說成起到了作用。因此﹐如本文開頭提到的反對派文宣﹐就會朝着誇大美國制裁效果﹑誇大建制人士受影響的程度來做文章﹑下功夫。

 

所謂三人成虎﹑眾口鑠金﹐不能對反對派文宣聽之任之﹐必須及時和有效地加以反擊。

 

2020年8月31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