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守法教育與倫理道德探討並非無關

  守法教育與倫理道德探討並非無關

銅鑼灣直資名校聖保祿學校,預告新學年高中必修的倫理與宗教科,將加入為期四節的《國家安全法》課程,被該校舊生組織「聖保祿政治關注組」質疑與倫理科的生命教育、道德探討的原意無關。教育局強調學校開展國安教育是應有之責,可擬訂校本課程內容,教授相關的知識。



聖保祿學校舊生組織認為《國家安全法》與倫理科的生命教育和道德探討無關,其實這是一種將法律和道德倫理強行分拆的思維。法律與倫理不但不是無關,相反,它們還是緊密聯繫。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曾提出過「法哲學」觀點。「法哲學」觀點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抽象法,就是我們現在一般講的法律;第二部分是主觀法,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講的道德。但無論是抽象法還是主觀法,它的基礎都來自第三部分,黑格爾稱之為「倫理實在」,倫理實在涉及家庭、市民、社會和國家。由黑格爾「法哲學」觀點可知,倫理和法律密切相關,倫理還是是法律的基礎。



法律是一個體系和整體,法律要有實際的效果,就必須符合特定的道德狀況和倫理限制。而道德也是法律,而且是比抽象法更高的法律。有些人常說「我們要法治,不要德治」,這句話其實包含了內在的矛盾。因為道德也是法,它是一種主觀法,是比外在的抽象法更高的法。比如面對有學生將校園當成政治動員的平台,煽動或從事違法暴力活動,政府可以通過訂立嚴苛的法律矯正這種情況,但這樣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政府還應該讓學校培養道德,培養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例如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理解和信任、尊重包容異見與遵紀守法等。而倫理科就正好充當培養道德和價值觀的角色。
 


道德是內在的法律,法律是基本的道德,一切法律都是倫理要求的具體化、日常化與可操作化,從而能夠付之於行。《國家安全法》是一部法律,規定合法行為與非法行為的具體範疇,具有明確、時效、強制性的約束力和制裁力;倫理科探討道德原則和本質,培養遵紀守法的價值觀。在倫理科課堂上,有《國家安全法》作為教學實例,可讓學生了解遵紀守法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