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遏止校園欺凌需多方合力

  遏止校園欺凌需多方合力

中學校長鄧飛

 

去年6月反修例風波爆發,示威導致警民關係緊張,有議員關注警員子女在校園被同學或教師欺凌的情況。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立法會質詢環節回應指,局方對任何校內欺凌都是「零容忍」,又指自去年中至本月收到25宗有關個案。經調查後確立的個案,校方已對涉事教師與學生採取紀律行動,當局會對涉事老師作跟進調查及行動。

 

一般而言,校園欺凌行為多來自暴力模仿、壓力宣洩、法律意識淡薄、情緒管理能力欠缺等個人原因,也有來自同伴的不良交往、從眾的群體壓力、自我保護等心理原因,還有一些欺凌行為源自家庭結構欠缺、不良的教養方式、家庭關係衝突等。因此,校園欺凌是由個人原因、同伴交往、家庭環境、學校教育和社會價值觀等多種因素引發。

 

而去年的社會事件中出現的網絡敵意言論和人身攻擊、傳媒廣泛報導民間「私了」事件,令在校學生以爲暴力和不當行為可以解決問題,導致價值偏差,模仿暴力行爲,確是現時校園欺凌頻發的主因。對此,局方和學校對任何校內欺凌行為都必須採取「零容忍」,絕對不接受任何形式或任何原因的欺凌行為。學校教職員需要以保護學生為出發點,密切留意在校學生的行為和心理變化,多深入課室,和學生談心,了解學生狀態,如發現學生厭學、身上有傷痕、不敢上廁所、悶悶不樂、情緒變化異常等情況,或接到學生對欺凌行為的反映和求助,就應即時制止有關欺凌行為。

 

為有效預防和處理校園欺凌,學校應制定完善校園欺凌的預防和處理措施,建立校園欺凌事件應急處置預案,以及明確教職員預防和處理校園欺凌的職責。例如通過教育和輔導,介入調停校園欺凌事件,安排社工和心理醫生等跟進或轉介接受校外專業服務,糾正欺凌者的不當行為及觀念,過程中還須與家長攜手,深入瞭解欺凌行為背後的原因和心理需要。教職員需要學習對校園欺凌事件預防和處理的相關措施和方法,學校和老師要及時發現、主動調查校園欺凌事件,嚴肅處理實施欺凌的學生,若情況嚴重,涉嫌違法犯罪的,學校應適時尋求警方協助。

 

學校也可在校內舉辦以預防校園欺凌為主題的專題教育,對學生進行品德和心理健康教育,邀請警方及法律專家到校開展反欺凌的教育與培訓。教育局作為教育主管部門,要加強對學校預防和處理校園欺凌行為的監督,發現問題及時與校方溝通,協助學校建立防範、調查、處理、通報校園欺凌事件的健全機制,推行有關校園欺凌的心理、行為諮詢和矯治活動。

 

學校教育是青少年教育的決定性環節,是預防校園欺凌的最基本防線,教師則是這條防線上的關鍵,而關愛學生也是教師應當履行的基本義務。所以,局方也要求學校必須監管轄下教師,主動跟進行為不當的教職員。而局方也會嚴肅跟進,並會根據屬實個案的嚴重程度,向有關教師發出勸喻信、警告信或譴責信,甚至考慮根據《教育條例》取消有關教師的註冊。

 

除了以上局方提出的教師校園欺凌的外在約束措施外,加強教師職業道德修養也同樣不可或缺。因為無論欺凌者的身份是學生還是教師,校園欺凌本質上是一種道德缺失,在知善的情況下卻不為善,欺凌者以身體或語言暴力,騷擾、威脅、孤立、欺負勢弱者,漠視欺凌行為給受害者帶來的痛苦,不斷弱化道德意識和降低道德標準,這是道德推脫和品格缺陷的表現。因此,針對校園欺凌者,應重視道德價值觀培養和品格教育。對於學生,應加強他們的品德和心理健康教育,讓他們通過感知、體驗、仿效榜樣的人格,達到對良善的追求,而學生感知、體驗、仿效榜樣的人格無疑就是教師。所以,對於教師,學校有必要加強師德以及教師守法觀念的建設,令他們遵守法律以及履行《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中對學生的義務,提高教師質素,發揮教師的榜樣作用。

 

教師自身言行的潛移默化對學生起到教化作用。因此,為人師表,更應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做到言有所規,行有所止。若自身行為失範,成為校園欺凌中的欺凌者,那不僅是師德師風的淪喪,更是教育的悲哀。

 

2020年10月23日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