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黑暴紀念品」借「盲盒」營銷法吸引年輕人 警惕之餘還須做好應對

據內地媒體報道,現時香港市面上流行一款叫「Yell Card」的系列卡牌在學生中頗受歡迎。據了解,這種卡牌由一個名為「夠薑媒體」的網媒在反修例期間推出的。他們從反修例人士製作的文宣中挑出「精品」,經排版製成系列卡包分批售賣,卡牌大多用卡通漫畫的方式傳達「抗爭精神」,有较强的煽动性、蛊惑性。更重要的是,它引入较为流行的「集換式」卡组模式,以集换式卡牌遊戲(Trading card game)方式激发年轻人的兴趣,用的是「盲盒」(Blind Box ,or Surprise Bag)營銷手法。

 

所謂「盲盒」,顧名思義就是盒子中放置不同的物品,消費者憑運氣抽中商品,類似抽獎游戲,商家正是靠這種隨機化的體驗,讓用戶欲罷不能。因為盲盒中放置的每個物品款式的概率不同,不確定性會帶來刺激性,撕開盲盒的一剎那,是一種緊張而隨即放鬆的感覺,能够让人體釋放多巴胺,這種神經遞質會讓人類產生更多的慾望,從而購買更多盲盒。

 

「盲盒」令自控力不强的人很容易「上頭」,會像賭博式地一買再買。因為營銷者總是宣称稀有盲盒有一個相對高的概率抽到,給消費者一個較高的預期,但實際上卻設置一個極低的概率,消費者以為很容易抽到,但卻反復失望而後不斷購買。

 

由此看來,「Yell Card」系列卡牌完全符合「盲盒」營銷特點。首先,發行方會事先將卡牌分成不同級別,将少量高級卡和大量普通卡摻在一起,隨機製成卡包,玩家買到實物後,最期待的就是「拆包」时刻。因為運氣好能抽到高級卡,運氣不好買上十幾包也抽不到自己想要的,因此就會欲罷不能地「賭」運氣,導致購買和收集更多卡牌,從而沉迷於拆包、集卡的體驗感中不能自拔。

 

根據「盲盒」營銷概念,「盲盒」的價值在於認同,社交圈成員例如公司同事、朋友、同學,都在收集同一套盲盒,才能有這種認同產生的價值,而且一款盲盒的收集群體愈龐大,它的隱藏款價格就愈高。年輕人與身邊的朋友、同學一齊收集「Yell Card」系列卡牌的同時,還會有自發的互換卡、買賣卡行為,通過「以卡會友」的社交方式,正如共同追求盲盒一樣,增強彼此間的價值認同。

 

畢竟,「Yell Card」系列卡牌本質上不是單純的商業產品,而是「政治產品」,它推出的根本目的不是賺取經濟利益,而是政治宣傳與政治動員。產品銷售雖然依循商業模式,但產品內容卻充斥政治意涵,例如歌頌梁天琦等「港獨」分子、美化「抗爭」、聲援「逃台12人」等。這些具有煽动性、蛊惑性的內容,可見,「Yell Card」系列卡牌是一種借盲盒營銷手法的「屍」還政治宣傳和動員的「魂」的「政治產品」。

 

社交媒體時代的消費者,並不是完全被分割、孤立的個人,通過社交媒體,他們很容易聯繫起來;而且,物質豐富的時代,年輕人在消費時,比起實用價值,他們更注重物品帶給自己精神上的滿足感以及價值上的認同感。人手一款內容具有煽动性、蛊惑性的「Yell Card」系列卡牌,讓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換卡遊戲中完成「抗爭」的記憶串聯、價值共鳴與精神共振。

 

「Yell Card」利用「盲盒」營銷手法打入年輕學生群體,只是「冰山一角」。在此之前,諸如「光復香港」樂高拼圖、「連登豬」及「Pepe the frog」公仔,以及「黑衣抗爭」遊戲軟件等「黑暴紀念品」都已紛紛面世,並借助各種商業模式及營銷手法吸引年輕群體,除了警惕外,更須有應對措施,防止這些「政治產品」荼毒、禍害青年人。

 

2020年11月3日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