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從聲稱愛國到決意反中 從專業自持到政治掛帥 —論教協的雙向異化過程

中學校長鄧飛
 
時代善變,世人固守。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人他橫,明月照大江。以不變應萬變,若非變不可,當要變著法子「守」,變在外,守在內。高人言:「低頭不彎腰,彎腰不曲膝,棄名不棄實,賣藝不賣身。」變的是時代和姿態,守的是情懷與原則。
 
這種以不變應萬變,或者萬變不離其宗的方式,叫做持經達變。無論一個人,還是一個組織機構,要做到持經達變,就必須活得通透,能夠主動適應變化,甚至駕馭變化,面對任何事情,都能夠不盲從,追求真知灼見,不被事物外表所蒙蔽,在眾說紛紜中做出正確的選擇和判斷。看似萬般變化,深不可識,但中心不變。可是,很多時候,走著走著,漸漸失去了自我,變得隨波逐流,變得面目全非,被時代與社會的喧囂雜音所擾,徹底偏離了原來的自己,喪失了情懷,丟卻了原則,走上一條異化的道路。
 
教協,可謂其中之明證。
 
自1973年倡議創立,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前主席司徒華擔任創會會長。因司徒華的政治訓導,故教協一直標榜聲稱愛國;受司徒華的言傳身教,教協的「愛國」有個前設,就是要愛「民主中國」。因為教協認為,國無民主,國將不國;不國之國,眾應顛之覆之唾棄之。故此,「民主回歸中國」與「民主建設中國」被其奉為圭臬準繩、金科玉律。既然如此,教協理應將以上二者視如吾道,一以貫之,但歷近半世紀的風雨兼程,高呼「民主回歸中國」與「民主建設中國」的教協先是走丟了「中國」,再走丟了「民主」,然後連「建設」都走到芳蹤杳然,淪為反中、專橫、亂港的惡勢力。
 
歸根究底,皆因其未能持守原則,正道直行,導致根本不固,隨反中亂港的歪風邪氣左擺右搖,離經叛道,迷失自我。教協成立至今,年近五十。五十而知天命,對人而言,雖然身體開始衰老,但自己的一生到底過得如何,家庭和社會責任如何,這個年齡段的人都已經看得清楚明白,開始反思和總結人生。所有的喜怒哀樂,轉眼間都是過往雲煙,仰天長笑還是唏噓悲哉,都已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可惜,年屆知天命的教協卻未有這般通透,不僅如此,反而愈加昏聵庸昧。袒護宣揚「港獨」思想的失德教師,隨著反中亂港者翩翩起舞;其代表在議會尸位素餐,配合拉布,擾亂秩序,幫著攬炒派掠陣造勢。華叔的政治訓導和言傳身教儼然已被拋之九霄,「民主歸中」與「民主建中」仿佛被掰開、揉碎,再踐踏成粉,與聲稱愛國的自己的過去訣別,哪怕過去僅僅只是「聲稱」愛國。
 
教育專業團體,是教協多年來的自詡定位,這在其立會宗旨中就有提及,而且還是置於首位。教協的立會宗旨首項就是「教育專業團體」,次項是「教師工會」,最後是「社會團體」。從其立會宗旨看,教協雖有「促進社會的民主、公義和進步,回饋社會」及「促進民主政制的發展,支持任何有能力並樂意直接或間接代表本會會員利益的候選人或準候選人參與區議會或立法會選舉」的政治宗旨。但始終以「教育專業團體自居,以提高同工的專業精神為己任」的專業宗旨為先。但是,由於教協甫成立就有濃厚政治底色,醉心社運,因此它很難不受政治風氣影響。一旦時勢驟變,社會板蕩,教協的專業空間就會被政治擠佔,專業貶謫成「副業」,最終走上政治精熟,專業荒廢的歧途。
 
古有云:「文人易為而方技難通。」專業乃實在功夫,容不得半點虛招。只是,專家往往難以享受聲譽之隆而文人最易獲得聲望,因此不免棄實學而崇虛名,絕功夫而耽宣教,最終不僅導致言之所及純虛不實,名家難成,還會因陷入話語喧囂而專技滯礙。事實亦是如此,政治講求事功,事功博名取利最易。從為「佔中」擂鼓吶喊,到為「港獨」教材捨身維護,為失德教師保駕護航,再到為歪曲歷史的言論解畫辯護,教協都旋即積累政治聲望與實利。相反,專業需要經久沉潛,不但要細針密縷、打磨抛光,还要千锤百炼、火锻雷擊,方才成就。取易捨難,本人之常情,但教協初起是以「專業」為宗旨,以提升專業精神為己任,現卻被政治歪風牽動,揚棄專業,改以叫囂政治口號,操弄政治伎倆為能事,政治情緒腐蝕教育專業,專業形象蕩然無存,徹底淪為政治團體,不免有沽名釣譽,誆騙同業之感。
 
網上有句話:「願你出走多年,歸來還是少年,即使不再少年,還望記得從前。」的確,很多事,走著走著就忘了,所以,當人走遠,需要適時地回回頭,望望起點的方向,想想為何而出發,又是如何走到現在。
 
對人如此,對教協亦如是。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