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本年教育大事回顧 教協政治凌駕教育、人性良知泯滅惡相盡現

  本年教育大事回顧 教協政治凌駕教育、人性良知泯滅惡相盡現

轉眼間一年又要過去,2020年是艱難的一年,教育界既要面對新冠疫情的影響,又要面對教協持續發酵教育議題,引發社會矛盾,造成政局混亂的圖謀。

 

回顧2020年的本地教育大事,最具影響力的,是通識教育科改革,包括改名、重整及刪減一半課程內容、提供內地考察機會等。由於通識教育科是高中核心科目之一,也是中學生進入大學必考科目之一,長期受多方關注,故其改革引起社會討論甚至意見分歧,實屬正常。而通識科多年來確實出現日漸異化趨勢,學界呼籲改革的呼聲不斷,有鑒於此,教育局確立了改革方向,提出多項具體建議為科目減量減壓,糾正異化。提出改革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也一直透過不同渠道廣泛諮詢教育界及社會人士的意見,收集改革通識科的良方,秉持專業精神及加上社會不同持份者意見後做出改革的專業決定。

 

但是,教協卻一直無視通識科多年來出現的問題,不僅沒有提出關於通識科的具體改善建議,甚至一味將課程改革政治化,動輒借所謂「民調」抹黑課程改革,攻擊、反對政府,挑撥教育局和老師的關係,以政治凌駕教育,揚棄專業領航,如此教協,只能讓人深表遺憾。

 

教育是一項專業性強且影響深遠的工作,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必須恪守職業道德與專業精神,教協的立會宗旨也寫明「提高同工的專業精神為己任」。只是,教協今年的表現已經與專業精神和職業道德漸行漸遠,與「政治凌駕教育」沆瀣一氣。

 

教協是教育專業團體,維護本行業從業者的利益,本無可厚非。但有教師借教案及課堂設計,煽惑學生討論「港獨」,行爲違法兼且專業失德,這樣的害群之馬抹黑教界,損害本行業利益無疑,教育局取消教師註冊也理所應當,但教協卻跳出來為涉事教師護短,甚至堂而皇之地協助涉事教師上訴,又認同涉事教師「只細微部分出錯」的說辭,如此行徑不僅罔顧業界利益,也損害社會利益,而且還喪失了最基本的專業精神。

 

教協是一個教師工會,也是一個社會團體,以促進社會的民主、公義和進步,以及回饋社會為目標。但現在面對教師荼毒學子,損害社會利益這個違背公義的行為,教協卻選擇包庇護短,縱容宣揚「港獨」的違法行為,以政治立場凌駕教育專業,儼然已淪爲專業精神淪喪的「活死人」。

 

因其專業精神淪喪,徒留「政治凌駕教育」的腐體,所以對世界上任何國家,任何體制,任何角落都存在與推行的國民教育,以政治立場評判。教育局提出學校透過《基本法》教育活動,讓學生全面認識《基本法》,加強國家安全教育活動以及教師培訓課程,旨在培養國民身分認同,並教導學生守法守規,尊重法治。但教協副會長葉建源卻以學校停課後需追趕早前因停課落後的進度及關心學生情緒等理由,將局方推行國情教育和國家安全教育扭曲成「不體恤教師辛勞」,更聲稱教師做的話是「百上加斤」。葉建源將局方和教師的關係曲解成施壓者和受壓者的關係,更將教師推行國情教育和國家安全教育曲解成受壓下的無奈被迫之舉,明顯是對推行國情教育的貶低和詆毀。

 

世界上每個國家的國民身份認同,以及對自己國家的歷史和文化的欣賞和嚮往,都會透過教育的手段,加以鞏固、促進和發展。因此,說推行國情教育是學校教育的責任,也是教師的應有之義。但在葉建源的政治煽惑下,教師和學生都以政治凌駕專業或學業,對國情教育及國安教育有抵觸甚至詆毀,導致他們不了解自己國家的國情和歷史,不了解中華民族所經歷過的苦難甚至是走過的彎路,對自己的國家沒有客觀的認識,因此出現了今年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迴避侵華史實,甚至歪曲歷史的試題的惡劣情況。

 

該試題由考評局評核發展部前經理楊穎宇所擬,完整題目是「『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試參考資料C及D,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從試題內容看,楊穎宇出此試題無疑是歪曲歷史、撕揭民族傷疤、損害國家民族尊嚴和發展利益。

 

舉世皆知,日本侵華導致我國國土淪喪與大量人命傷亡,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受到嚴重侵害。該試題促使考生討論1900至1945年日本帶給中國的利弊,當中包括討論1931年後日本全面侵略中國時期,視國家民族傷痛如無物,缺乏國家民族的認同和定位,背離國家民族觀念,並不符合評判歷史的基本價值觀和態度。這種失去標準和價值的史觀,只會令歷史評判陷入價值虛無的陷阱。

 

這樣的試題最終被取消,實屬正常,也順應民意。出題人楊穎宇隨後被查出在整個擬卷過程的多個階段均未遵守考評局的守則和規章,雖是自己請辭,但如此玩忽職守,沒有被即時解僱,已經是手下留情,法外開恩。但葉建源卻認爲考評局做法「無良」,更聲稱是「知識分子的悲哀」及考評局「喪失充分獨立性」云云,這明顯又是政治上腦,誤導公衆。

 

首先,楊穎宇不僅利用公職人員身份,傳播違反史實的觀點,經調查其在擬題前的準備、審題、審核和校對等過程中均未遵守考評局的守則和規章,行爲違規違章,連一個公職人員的基本職責都未盡到,這是公職人員的悲哀,是公營機構的悲哀,與「知識分子的悲哀」沒有半點關係。葉建源將一個操守有虧,價值扭曲之人提升到知識分子高度,才是真正的「無良」,還不惜爲其塗脂抹粉,歌功頌德,由教育工作者墮落為文痞文棍,著實可悲、可嘆、可惡。

 

其次,雖説考評局是負責籌辦公開考試及評核的獨立法定機構,但教育局的職責寫明負責監察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考評局是一個在教育體系裏非常重要的部門,關乎教育,又支取公帑,必須受教育局管轄,向教育局負責,因此考評局本就沒有「充分獨立性」,又談何「喪失充分獨立性」?教協和葉建源又在混淆視聽,誤導公衆。

 

本港第四波新冠疫情來勢洶洶,再加上呼吸道感染疾病肆虐校園,公共衛生情況堪憂。教育局為幼稚園、中小學及特殊學校教職員提供冠狀病毒免費自願檢測服務,以保障教職員及學生的健康。學校是人群聚集的地方,學校教職員屬高接觸群組,但他們自身無法識別是否隱形的帶菌者,若學校內出現病毒傳播鏈,無疑將會是一場災難。而局方提供免費自願病毒檢測的目的正是爲了識別患者,以及阻截病毒在社區的隱形傳播鏈,同時在學校層面對疫情進行廣泛及持續監測,降低學生和其他教職員的感染風險,保障彼此健康。

 

但就在這齊心抗疫的關鍵時刻,教協卻聲稱收到多名任職於不同學校的教職員反映教育局向他們「施壓」,迫使他們參與病毒檢測服務,還聲言「學校不應強施壓」云云。其實,作為負責任的教育工作者,為己為學生,積極參與檢測亦是應負的責任。教協作為教育專業團體,出面呼籲教職員參與自願檢測更是理所應當、不可缺少。但教協不僅直言不會呼籲教師做任何形式的病毒檢測,還將重點放在「學校不應強施壓」,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教協口口聲聲指責教育局「施壓」教師參與檢測,又以設立所謂的「教師投訴熱線」舉報揭發局方「強迫」教師參與檢測相威脅,這種無異於恐嚇的行為又何嘗不是對教育局的「施壓」?教協這種杯葛檢測計劃,擾亂香港社會齊心抗疫大局,拖全民抗疫後腿的行爲,不僅是對專業的踐踏,更是置教職員和學生的生命於不顧,這已不再是政治凌駕教育,而是政治凌駕人命;不是專業精神的喪失,而是基本人性的泯滅。

 

展望來年,香港社會,尤其教育範疇,仍然有極多的不穩定因素。教育政策既要考慮維持社會穩定,亦要承擔推動政治、社會與經濟的重任。在教育方面,如何如何發揮香港社會的既有優勢與特色,為國家、為香港發揮更大的貢獻,應是特區政府與本地教育界的共同期望。這一點,希望也是教協的期望,當然,前提是,它能回頭是岸。

 

2021年1月4日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