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本年度施政報告面臨的最大困難

  本年度施政報告面臨的最大困難

教聯會副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不鋪排﹐入正題﹐最大的困難是:如何做到新冠肺炎疫症「清零」。

 

是不是覺得有點轉不過來﹖邏輯是這樣的 ------

 

如果施政報告絲毫不提及如何加快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潮,那麼這份報告則很難稱得上是合格的,頂多又是一份修修補補的報告而已;

 

如果施政報告要提及融入國家發展大潮,那麼就必須盡快恢復陸港兩地正常通關。而要恢復通關正常,那麼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必須以「清零」為目標。

 

所以結論為,最大的困難是如何做到疫症「清零」。

 

可能有以下不同的看法,筆者逐一審視:

 

不同看法一:當前施政報告最重要的任務是在抗疫之下扶持經濟。從二月疫情至十月,特區政府已經分三期派發抗疫援助金,總數已經超過三千億元。早在九月二十日﹐財政司長在其網誌中已經清楚說明,「今個財政年度(2020-21年度)的預計綜合赤字,將會進一步增加至超過3,000億元,財政儲備則降至約8,000多億元,相等於約12-13個月的政府開支,接近2003年沙士後的水平。」筆者不是反對繼續提供緊急資金給各行各業以及打工仔,而是作為施政報告這種政策文件,應該更加高屋建瓴,提出能走出困境的方法和遠景,而不僅僅是當出納會計的角色,出納會計與CFO財務總監是兩個層次的工作,與CEO總裁相比更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你能想像CEO提出的年度計劃與出納會計的工作是一樣的?

 

根據財政司長同樣的網誌內容顯示,這3000億元的支出,「相等於本地生產總值約11%,預計可為本地生產總值提供稍高於5%的支持作用。」這裏要注意的是,這5%的支持作用,是指支撐本地生產總值不至於下滑的作用,不是說能帶來5%的增長。根據世界銀行《世界發展指標》的標準,像香港這種高收入經濟題,社會總投資如果達到相對於原有GDP11%的規模,則可以產生使GDP增長1%的效果。可疫情下的香港,根據香港政府十一月十三日的新聞公布,第三季經濟收縮3.5%,今年全年實質本地生產總值增長預測是負6.1%。

 

一言蔽之,派錢,僅僅是短期「救命錢」,並不能產生什麼振興經濟、滴漏效應、乘數效應之類的中長期效用。

 

不同看法二:施政報告最重要的是解決土地問題。同意這個看法,這是幾乎是香港一切問題之根源,至少是饒不開的關節。但是,如果沒有恢復兩地正常通關,那麼香港經濟始終無法與國家發展大潮相對接,海外經濟仍舊深陷於疫情之中而難以復甦,別指望海外來打救香港經濟。如果香港經濟與內地經濟無法重新接上軌道,無法充分調動兩地的經濟互動性,那麼就算再花大手筆去建設東大嶼計劃,本地市民缺乏增加自身收入和向上流動的機會,甚至連基本就業都保不住的話,就算快速建成私人住宅,也缺乏購買力去購買啊。如果主要提供公共房屋,那麼特區政府一樣要面對公屋營運在財務上的可持續性,也就是說好歹整個公共房屋體系能夠自負盈虧,而不是靠政府持續補貼。根據一月二十日房屋委員會財務小組的報告,預計未來四年房委會的財政儲備會持續下跌,而公屋出租和營運會出現赤字,這還是疫症出現前的數據。隨着疫情久拖未解,失業人口上升,對公營房屋的需求只會漲,不會跌。

 

一言蔽之,如果只有土地開發政策,但沒有促進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潮的政策,這仍舊是沒有新的經濟增長點的做法,難以持續。

 

不同看法三:即使融入國家發展大潮,也未必需要急於恢復正常通關。如果單純看內地企業來香港上市,以及外資通過「港匯通」等渠道進出香港和內地的話,那麼的確是沒有正常通關也無大礙於陸港兩地的金融往來。問題是,號稱香港經濟支柱產業的金融服務業,能夠僱佣多少香港人工作?能夠產生多大的經濟乘數效應,或者說所謂的滴漏效應(嚴格來說,經濟學不存在這個術語說法),從而惠及全港市民和家庭?全香港的經濟民生問題,不能完全依靠或者收窄為畢打街、金融街範圍之內。

 

一言蔽之,恢復兩地正常通關,那麼香港才真正可以開啟融入國家發展大潮、尤其是融入大灣區發展之門,不僅讓港企和高端服務業專業人士可以北上尋找更多更新的發展機遇,更是鼓勵香港年輕一代開拓視野,從升學到職業規劃,都能夠打破香港地這個「生涯規劃的堰塞湖」,尋找發展職業人生的新大陸,向上流動的新機遇。

 

最後總結論,關於本年度施政報告,請先提出克服最大困難的有效措施——如何儘快讓香港疫症「清零」,從而盡快恢復陸港兩地正常通關。

 

2020年11月23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