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反對派議員們的垃圾債券式辭職

  反對派議員們的垃圾債券式辭職

教聯會副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前日(9日)下午﹐有媒體忽然報道﹐最新召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將審議香港問題﹐很有可能會DQ(取消資格)幾個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接着﹐反對派陣營迅速集結開會﹐最後發表聲明﹐宣稱如果中央DQ報道所提及的四個立法會議員﹐那麼將集體辭職﹐以示抗議云云。

 

這是一個莫名其妙﹑不合邏輯的聲明。首先﹐如果全國人大常委會要為特區立法會議員的政治行為定下更合憲和合宜的中央決議規範﹐這本身就是中央應有的權力和權威﹐應當受到尊重和服從﹐而且全國人大常委決議這類規範從來都是適用於全體議員乃至整個特區的﹐是具有普遍性的﹐並非針對某個政團﹐甚至針對某個個人。反對派議員們自己對號入座﹐一來未免把自己看得過高﹐把全國最高權力機關和立法機關的決議直接往自己頭上去套﹐真的是習慣性政治自大﹔二來如果自己不滿中央的決定﹐那乾脆現在辭職啊?為什么要等到中央決議出來了之後﹐再集體辭職?怎麼連辭職都有預告式?

 

其次﹐自從十月延任立法會議員職責以來﹐反對派留任的議員一如既往在立法會進行各種拉布行為﹐從阻礙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到阻礙立法會議程﹐這些都是人所共知﹐甚至連反對派議員他們自己也毫不諱言的事實。立法會作為基本法規定的特區立法機關﹐是特區管治體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它的運作順暢與否﹐是保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香港繁榮穩定的決定性因素之一。

 

反對派長期進行的種種拉布行為﹐嚴重窒礙了立法會的健康運作﹐損害了立法會職責的正常行使﹐每一個政策議題都不得不進行數以百小時計的無意義動議討論和按鐘數開會人數﹐浪費議員和官員大量的公務時間﹐繼而浪費公帑﹐數以億元計的公共工程撥款﹐最終損害市民的利益。因此﹐即使中央出手﹐對立法會議員的政治行為加以規範﹐也是合乎法治和市民利益的應有舉措﹐讓立法會的運作更加符合基本法的規定和「一國兩制」的精神﹐這是對香港特區和廣大市民利益的根本保障。因此﹐反對派議員應該做的是反省自己過往的錯誤行為﹐重回正軌﹐認真履行一個議員所應該履行的職責﹐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聽風就是雨﹐反省固然沒有﹐更陷入了進退失據的矛盾心理:

 

如果馬上宣布辭職﹐則捨不得議席和薪津﹐怕「下錯注」------ 萬一媒體是誤報呢?中央並沒有新的舉措﹐但自己卻率先辭職了﹐這就虧大了;

 

如果完全沒有表示﹐則難以向自己的粉絲交待﹐尤其是這麼多反對派的所謂KOL看熱鬧不嫌事大﹐不停呼籲他們不應延任﹐應該「辭職抗議」﹐萬一中央真的出手新規範﹐那麼不僅不辭職無以面對反對派粉絲和KOL﹐那時就不是辭職﹐而是被「炒友」﹐那可真是臉面丟盡了。

 

最後﹐費盡心機﹐挖空心思﹐反對派議員們終於想出了這一招「雷曼垃圾債券式」的辭職大招:

 

既有掛鉤式投機﹕把自己辭職與否與中央決議內容掛鉤;

 

又有預付式承諾﹕先行預告自己可能辭職﹐而不是馬上辭職;

 

更有捆綁式行動﹕不僅媒體直涉的四個反對派議員﹐而是所有反對派議員集體辭職﹐如果上述兩式都兌現的話。

 

反對派議員這種擇惡固執﹐當然不會有任何效果﹐不足為患﹔但他們這種「辭職金融化的創意政治行動」﹐則不妨一笑﹐聊作特區管治史上的一則笑談而已。

 

2020年11月11日 (橙新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