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教協煽暴書籍無關「出版自由」 當局應果斷執法

  教協煽暴書籍無關「出版自由」 當局應果斷執法

點新聞記者近日走訪教協位於旺角的「有為圖書坊」,發現出售大量被指美化黑暴運動的書籍,包括《逆權教師》、《元朗黑夜》、《反送中攝影集》、《假如讓我畫下去》等,這些書籍用大量卡通插畫的形式,描繪黑暴活動、抹黑政府和警隊,以民主、自由、公益之名,企圖為黑暴、違法活動「洗白」。

 

在黑暴活動已經被定性為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活動的前提下,教協仍以民主、自由、公益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宣暴,不禁讓筆者想起近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涉疆問題新聞發佈會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首次披露的以沙塔爾·沙吾提為首的分裂國家犯罪集團的相關案情。沙塔爾·沙吾提曾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教育廳廳長,在傳達教材編寫、出版工作要求時,以突出「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體現本民族歷史文化」為幌子,在教材中編入宣揚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極端等思想的內容,以達到「去中國化」的分裂國家目的。如此看來,教協與新疆分裂國家犯罪集團如出一轍,都是假藉宣揚普世價值,實則行分裂國家之舉。

 

教協一直以來在黑暴問題上帶有強烈的政治立場,偏幫「獨」師,死性不改,做法離譜,已是衆所周知。從2014年非法「佔中」,到2019年的修例風波,教協不斷蠱惑教師,進而煽動學生參與違法暴力活動,已經令他們遭受牢獄之災,前途盡毀。作為教師專業組織,在轄下書店售賣有如此強烈政治立場的書籍,不僅會影響教師的政治中立,有違師德,更會荼毒學生,再次令他們誤入歧途。筆者想問:究竟教協要荼毒學生到幾時?筆者希望教育局能給予教協壓力,不能讓教協再誤導教師和學生,同時要檢視教協相關售賣的書目是否符合局方的要求。

 

也許有人會以「出版自由」來為教協出售的黑暴書籍辯護,香港固然有出版自由,《基本法》第三章保障了言論、新聞、出版、結社、集會、遊行、示威、宗教信仰、學術研究和文學藝術創作的自由,但這些自由都不是絕對自由。對這些權利和自由的限制必須符合兩個國際人權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並透過《基本法》第三十九條,在香港適用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對各項人權自由所附帶的義務作了明確的規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二條寫明:「人人有自由結社之權利。……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寧、公共秩序……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使。」而第十九條也寫明:(發表自由)權利的行使,附有特別的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制,但此種限制以經法律規定,且為下列各項所必要者為限:(一)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二)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

 

由此可見,若自由權利的行使危害了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這種自由權利就必須受到限制。因此,教協有關煽動黑暴、美化黑暴、宣揚「港獨」的書籍,若有內容涉嫌違反國安法,危害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國安處、教育局、淫褻物品審裁處等部門應及時介入,堵塞漏洞,避免這些書籍流出市面,誤導市民,並對教協所有涉嫌違法的行為進行徹查,勿被所謂的「出版自由」抛窒。

 

2021年4月12日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