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鄧飛 > 香港教育中罕見的紅與黑

  香港教育中罕見的紅與黑

中學校長鄧飛

 

這裏所講的紅與黑,是借用內地的說法:低級紅與高級黑。低級紅,大意是指故意用誇張失實、無知極端的方式來凸顯自己的「正確性」,反而引起大眾的反感,變成反效果;高級黑,大意是指用高超語言技巧,含沙射影、指桑罵槐,用暗示而非直說的方式來攻擊別人。這裏所說的課程改革,準確來說,是指初中中國歷史科教材的審定工作。最近有媒體報道,說教育局對幾個出版社的初中中國歷史科的課本審定,出現了有別於以往的修訂要求,宣稱刪除了過去一直流行的中國歷史教育觀云云。



先說黑,該媒體的報道雖然本身沒有對教材審定作出結論性的概述,但無可否認,這篇報道已經營造出一種社會印象,就是教育局正在用新的教材審定標準,重新引導出版社改變以鴉片戰爭為例的教育史觀,而且抹掉了「原來一直流行的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中國歷史」的教育觀,加上一批網絡KOL的推波助瀾,這個印象愈發固定化。是嗎?香港的初中中國歷史教育一直都是以培養學生多角度思考能力為目標的嗎?尤其是這種所謂的多角度思考多到足以模糊史識、模糊是非標準作為教育目標?有這麼一回事嗎?



回歸以來,香港的初中中國歷史科的課程綱要有兩個版本,一個是一九九七年版本,一個是二〇一九年版本,都是由課程發展議會制定、教育署(九七年)或教育局(一九年)建議學校使用的。但縱觀兩個版本的課程綱要(九七版第八頁,十九版第五頁),都沒有提到過以這種所謂的多角度思考作為教學目標,更沒有提到把多角度思考的能力培養提高到不惜抹掉歷史是非價值判斷的地步。初中階段,是確定青少年人價值觀、是非觀的一個重要年齡階段,怎麼可能假借「多角度思考」為名,而抹掉是非價值教育?何況在新舊課程綱要的文本上也沒有這樣提到過,之所以說高級黑,就是指這種豎立一個從不存在的貌似正確的目標,然後渲染一種這個「正確目標」正在被推倒的印象。



鴉片戰爭之前是鴉片貿易,鴉片貿易之前是英國對清朝中國日漸嚴重的貿易逆差,鴉片貿易就是為了平衡這種逆差所作的卑鄙行為,鴉片戰爭就是因為清朝銷煙禁煙後,英國發動的報復戰爭。正常貿易(不管是否逆差)本身不是導致戰爭的緣由,為了平衡逆差而輸入鴉片,繼而為了報復鴉片被禁而發動戰爭,才是戰爭的真正緣由。正如甲和乙兩方本來正常做生意,但甲因為不爽乙賺錢更多,所以對乙方家人賣鴉片毒品,從而把錢賺回來,這個是非曲直難道還有「多角度」的餘地?乙銷毀鴉片毒品,甲發爛渣,動手打乙,對錯難道還不明確?



最後說低級紅,據報道說,局方要求刪去「清朝閉關自守」字眼,認為不符史實。這真的令人哭笑不得,這已經是史界共識了吧,就算參考內地部編初中中國歷史教材,一樣明確提到清朝就是閉關鎖國(第七冊下)。如果報道屬實,真是不知是何用心。



2021年4月14日 (星島日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