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馮劍騰 > 秦朝的「大數據」

  秦朝的「大數據」

漢華中學企會財教師 馮劍騰
 
 
近年來經常聽到一個時髦名詞「大數據」,意思是指現在資訊年代,海量的數據通過各種渠道方式收集、儲存、整理,如果處理得當能得到非常有用的信息。有了這些信息做基礎,各行各業的決策將更準確。說到這筆者也班門弄斧一下,讀大學的時候,適逢科網業剛開始蓬勃發展,故筆者主修了資訊系統管理,當時一個很熱門的名詞叫「數據挖掘(Data Mining)」意思就是在政府、企業海量數據中發掘我們過去忽略或者人手難以整理有用資訊。
 
 
事隔十多年,我們邁步進入了「大數據」時代,坊間相關的書籍如雨後春筍讓人應接不暇。最近看了其中一本名為「數據之巔」,其中提到一七八七年美國通過數據進行分權,按照各州的人口普查人數,按每州人口數目分配眾議院議席,實現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同時為杜絕多數人的暴政,平均分配每州兩席組成參議院,利用有關設計調和了民主和共和之間的矛盾。然而其中分權的基礎來自人口統計。
 
 
長遠人口規劃助國家發展
 
當然,現在香港其實也一直在做人口普查,每十年做一次大型的抽樣率是六比一,也就是全港每六戶中抽取一戶進行問卷調查。期間在兩次人口普查中間的進行一次中期人口普查,抽樣率大約是十比一。筆者也有幸參與過其中兩次,數據收集非常詳細包括人口、就業、收入和居住條件等等。統計署運用統計的手法推算全港的情況並製作各類型的報告,幫助政府進行規劃決策,商業機構也可以利用有關數據進行商業策略的調整。當然由於成本效益的問題,相關的調查只是抽樣處理,要說真正徹底的調查,我們的秦朝時期「商鞅變法」後是一個頂峰。
 
 
當時的秦的主要戰略思想是「農戰」,簡單來說就是對內重視生產,對外軍事擴張,其中主體最重要的是人。掌握人口資料才能進行合理的資源分配,鼓勵生育增加人口,大型工程和戰爭動員都需要根據資料進行全國動員。除了普查人口外更重要的是還要有相關的制度進行管理,所以《史記.秦始皇本紀》就提到(秦獻公)十年(西元前667年),為戶籍相伍。就訂立了戶籍制度,將當時每五戶編成伍。而且《史記.商君列傳》還有法令把十家編成一什,五家編成一伍,相互間監督檢舉,一家犯法,十家連帶同罪。
 
 
到了秦王政(也就是後來的秦始皇)十六年(西元前231年)準備統一六國發動全面戰爭的前一年,也進行了一次徹底的人口普查。《史記》的原文是「初令男子書年」, 「初」字的意思是首次,因為當時有「傅籍」制度,只是要求達到一定年齡的男子才需要向政府申報成年登記入籍,享受男丁田產待遇和繇役征戰的義務。全句意思是首次命令全國男子申報年齡,筆者認為統一戰爭是長期戰爭過程,秦國需要長遠人口規劃,甚至未成年的男子的情況也要做好紀錄,以備不時之需。碰巧這件國家大事在湖北雲夢縣睡虎地發掘的一位秦代縣長的法律秘書的墓地文物得到驗證,其中有一個類似家族紀事的竹簡在同一時期紀錄了三個字「自占年」,經考證就是自己申報年齡的意思。跟《史記》的描述一致。
 
 
雖然史籍中記載的只是隻言片語,但這樣的工程包括收集、整理和運用相關的數據,放在過去科技相對落後的時代,可以說是相當巨大的。
 
 
正因為秦做好了如此好的戰爭準備才能奠定日後統一六國的基礎。這些方法和資料對管理國家甚至朝代更替也起了相當作用。蕭何進咸陽的故事大家應該聽過,相信那些文獻資料就決定劉邦能打敗項羽的原因之一。這就是「大數據」的威力!

 

(2015年5月23日 大公報 A13)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