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馮劍騰 > 尊重先導學校勿作未試先判

  尊重先導學校勿作未試先判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中央集權好,還是分權好?兩者取捨,似乎是行政管理學永恒的難題。
 
 
別誤會﹗筆者不是在空談理論,更不是在探討中國歷史政治問題,而是討論近日在教育界引起爭拗的學校處理投訴問題──當有家長學生投訴學校教職員之時,應該像以往那樣由教育局中央集權處理?抑或如2012年10月教育局推出《學校處理投訴指引》(初版),將處理投訴分權下放到學校自身,希望學校通過校本機制及程序,圓滿處理投訴?
 
 
政策歸當局 管理歸學校
 
坊間不少觀點認為,投訴事宜,為求公正,應該中央集權處理,不宜交與各校,以免「師師相衞」,且徒添學校和教師工作壓力。
 
 
所謂「投訴」之事,情節繁多,性質不一,不可籠統地只在集權和分權兩者之間取捨。根據《指引》第3頁,分權與校本處理的,只限「學校日常運作和內部事務」。
 
 
涉及教育條例?政策的投訴,仍然由教育局中央處理。筆者認同這種處理原則:該集權處理的集權,該分權處理的分權;政策歸當局,管理歸學校。何況,由學校管理層處理對教職員的投訴,這本來就是人事管理的一部分職責而已,說到增加工作量,其實也只是增加管理層而非前綫老師的工作量。
 
 
對於有關計畫的一些負面報道,筆者覺得未免忽視這八十所先導學校的感受,踐踏了這批學校參與實踐的誠意,而且未試先判,未能務實求真。先導本來的目的,就是為解決現實問題開拓新途徑,有人願意嘗試,那為何反對試驗?試一試,讓事實來時說話,讓證據來證明這個計畫行不行,待試驗計畫結果出來再行判斷也未遲。
 
 
實踐是檢驗真理標準
 
然而,筆者作為前綫老師,在此向局方呼籲:
 
一、近年,教育局在對學校進行外評之時,經常強調要「建基於實證」(Evidence-based)的原則。所謂律人亦律己,同樣道理,局方必須讓先導學校的管理層?老師和家長學生有充分的發言機會,以作先導計畫之有效反饋,確保對先導計畫的成效檢視,既有可靠之取證,又能全面而深入。
 
 
二、局方之所以改變原有的中央處理的做法,坊間的合理猜測是:必定是原有做法有諸多不理想之處,故此才要改弦更張,分權於校本處理。因此,局方應該充分交代原有方式到底有哪些不好之處。以先導分權之長短,權衡舊有集權之利弊,如此前後比較,新舊對照,檢視才能徹底有效。
 
 
否則的話,當局就怨不得社會聲音一面倒地責罵局方「卸責」,將原有屬於局方的工作量推卸到學校、法團校董會和家教會等各持份團體身上了。溝通不足,理念未明,聽憑誤會,怨懟自生。
 
 
最後,還是那句老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2013年2月1日 星島日報 F02)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