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集 > 馮劍騰 > 融合教育目標有待明確

  融合教育目標有待明確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自1970年「融合教育」概念引入香港,1997年「融合教育先導計劃」在港推行至今已有18年歷史了。但教聯會最近針對融合教育向全港中、小學進行問卷調查,結合調查數據筆者發現,融合教育理想與現實的矛盾,完全由前線老師來承擔。
 
 
數據顯示前線老師在照顧融合生時,77%教師表示缺乏足夠時間,63%教師認為日常教學進度因此受到影響,半數教師表示針對融合生需要的教材不足。前線老師既要完成教學進度、追趕課程,又要提高學生學業成績,同時要兼顧融合生的不同需要,的確難度頗高。面對文憑試考試壓力的高中教師則情況更甚,本來課時安排已非常緊湊,還要適切地照顧學習差異,同時照顧不同需要的融合生配合教學設計,可謂難上加難。
 
 
暫且不論融合教育的成效如何,首先我們須明確一點:作為教育工作者的我們是社會的良心,融合教育的目標不僅是考試和升班。多年來香港的融合教育改革就像「摸着石頭過河」,雖歷經坎坷卻也不乏成功範例。
 
 
「賽馬會手語雙語共融教育計劃」就是一個值得借鑒的典型。計劃中香港中文大學邀請聾人老師和主流學校教師於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合作實施「雙語共融」,同時以手語和口語向聾童和健聽學生授課。在計劃中,老師培養健聽學生對待特殊需要的同學應有正確態度,並且提供了一個豐富的語言環境,讓學生可以結合多感官發展語言能力。同時,聾童學生可以在健聽學生的幫助下校正語言,改善語言能力。
 
 
筆者認為「雙語共融」成功的最關鍵因素並不是因為得到賽馬會相對豐富的資源支持,而是能夠明確一個目標:促進聾童學生和健聽學生的融合。反觀現在各學校的普遍現況是受訪的學校平均每校取錄了62名融合生,大約每10位學生中就有一個融合生,具體類別如下表:
 
 
一個學校平均同時取錄了五類融合生,最多的九類,似乎只做到孔子要求的「有教無類」,而另一半「因材施教」則可望而不可及。筆者相當質疑一個普通的學校是否有足夠的人才和資源同時照顧九個類別融合生的需要,若是不能,融合教育是否需要調整制度設計。筆者大膽提出一個設想特別投放資源給部分種籽學校特別針對某一類別的融合生的教學研究和課程設計,並制訂相應的融合方案,為其他學校提供經驗。另一個更大膽的建議,就是學校進行針對性融合,類似「雙語共融」計劃那樣某類學校只進行聾童學生和健聽學生的融合。學校只接收單一類別的融合生有助專項發展。
 
 
只有明確了融合教育的目標,制訂相應政策配合發展,香港的「融合教育」才能真正稱之為「融合教育」。教育事業是一個良心事業,讓不辭辛苦的教師覺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這才是我們反思現有「融合教育」制度目標的應有之義。
 
 
淺談香港融合教育(一)
 
 
(2015年9月9日 大公報 A18)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