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40年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當選人專訪系列之一
香港教育40年:回顧、點評與展望—訪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自1976年執教鞭,至今已40年。回顧香港教育40年的高山低谷,「40年的變化好大, 但不變的是,香港教育始終是(社會)向上流動的階梯」。在採訪中,他低頭沉思了一會,「這是每一代人的努力」。

 

回顧香港教育
 
談到香港教育過去的發展,黃均瑜將之分為3個階段。首先是70至80年代中期:「那時港英政府對教育局的控制比較嚴密,課堂上派每張紙都要教育署長審批,(當時)沒有所謂的校本教材。」第二階段是回歸前:「那時是(港英政府)撤退前的部署,他們將權力下放,包括引入校本管理等,由中央集權管理的教育體制慢慢向辦學團體釋出權力。」最後是回歸後:「特區政府對教育的投入增加了很多,學校的自由度、彈性及發揮空間都很大。」
 
 
除了政府加大對教育的投入,香港教育於回歸後經歷了多個重大改革,2006年更有萬人上街高呼「教改太重」。對此,黃均瑜坦言:「教改從其一開始是有共識的,但實際操作卻有點偏離軌道。」作為1998年教育改革小組成員,「董建華提出的教改原本只是學制的改革,但實際上卻連考試、課程及管理制度都一併改革,後來又引入通識科及將常模參照變成標準參照等,同一時間裏,無論辦學團體、教師都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改革。」他認為「這些都是好的改革,不過同時進行,大家的承受能力就出問題了。」難怪當時教改的反對聲不絕。
 
 
點評現況:校園政治化
 
說到香港教育的現況,黃均瑜坦言最擔心校園政治化。「退休前我曾明言最擔憂是校園政治化的問題,兩年後我的擔憂已成事實。」對此,他有自己的一番見解:「首先要講我的觀察,校園政治化非由老師引起,而是由學生引起的。尤其是大學,一些政治力量通過學生入侵校園,衝擊學校及老師。大學如是,中學亦如是,最明顯莫過於學民思潮。」他不反對在學校談論政治:「校園可以『講』政治,但不可以『搞』政治!」他擔心政治衝擊校園,「受害的首先是學校,寧靜的教學環境及教育的專業化都會被破壞。」
 
 
擔憂之餘,他亦有樂觀的一面。「香港的老師有很強的學科專業,亦比較關顧學生。」而談到學生質素:「香港的學生整體來說是比較尊師重道的,如佔中時學校受衝擊的時間較短,很快回復正常學習。」是否覺得現今學生的價值觀、世界觀跟以往有很大分別,更易受政治鼓動?他認為學生熱衷政治無時代之分,「其實以前的學生也會,你看六、七、八十年代的學運都有好多學生參與。」他寄語教師要時刻謹守崗位,以身作則,在表達政治觀點時應解釋引導,而非帶頭參與政治行動,並適時教導學生正面思考及正確選擇。
 
 
展望未來:撥亂反正
 
談到香港教育的未來,黃均瑜語氣堅定:「要撥亂反正。」這件事情想來不易,「需要一個很強、很專業及有識見的教育主管部門,在面對政治衝擊時,給予學校和教師需要的支援,現在的教育部門太後知後覺!有些風險需要政府去承擔,尤其當學校陷入政治紛擾,政府應提早發出指引,不要亡了羊才補牢。」
 
 
後記
 
黃均瑜最後談到了是次選舉的目的:「在教聯會40周年會慶之際,希望藉各候選人的貢獻,回顧香港教育界過去40年的風雨及成就。」對當選者有無其他看法?「結果正常不過,唯一的遺憾是杜葉錫恩未入候選之列,實際上她一開始是先從事教育的。」黃會長輕嘆:「遺漏了她有些抱憾。」

 

(教聯報第79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