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當選人專訪系列之二
另一個角度看教育—訪程介明

23歲當教師,26歲辦私校當校長,曾任港大副校長,年過七十、頭髮花白的程介明至今已執教逾50年。回想70年代任校長的經歷,程介明不無懷念:「我們當時有一句口號:『每一個學生在5年的學習裡都要在台上被人鼓掌一次。』(我想)讓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價值。」他繼續解釋:「(辦私校時)有一個學生的成績一塌糊塗,但他前滾翻可跳過17個同學。後來他做了渠務工人,這幾年聽說他攝影很有成就,被美國一個攝影學會招攬做會員。但這當然是特別例子,並非個個也能出人頭地。」他又補充:「不管你是否出人頭地,日子還是那樣過,有高低起跌、快樂失落,亦有有意義及無意義的生活,(大家)應把眼光放遠一點。現在成績、升學為上,其他東西相比之下就較少人重視了。」在商業社會中,「價值」早與物質及成績掛鈎,但程介明顯然是從另一個角度理解「價值」。1小時30分鐘的訪談完結後,筆者發現無論是社會紛擾還是爭議,程介明都有另一個理解的角度。
 
 
香港教育?很正常啊!
 
現時香港教育罵聲不絕,更時常有人以外國教育對比之,每每得出「香港填鴨,外國自由」的結論,讓人愈覺香港教育不堪。程介明說,我們誤解了外國教育,看輕了香港教育。「對自己的教育制度不滿是普世的,英、美社會也不滿自己的教育。美國一直提倡自由學習,後來又顧慮『放得太開』,學生無所學得,於是想借鑒中國的標準化教育,穿校服、講紀律及行標準化測驗,務求將自己的教育重心放回學習上;又重點『捉』(培訓)教師,認為教師做得好學生自然學得好,結果搞得『雞毛鴨血』,怨聲
載道。所以我覺得現時對外國教育的嚮往是一種誤解。」那香港教育問題大嗎?「事實上每個地方的教育都有各自的問題,香港的問題在於教育運作的意識形態,但在教育的意念、傳統及文化底蘊上是比較全面的。」在香港,家長要排隊輪候幼稚園、小學生要日夜做練習、中學生要埋頭準備公開試、大學生常參與政治活動—我們都覺得香港教育不正常,但程介明卻說:「香港教育仍是『School-based』,其實有很多人羨慕,覺得香港教育是一流的!」但本港教育的罵聲仍不絕於耳?「很多地方都有這個情況,很正常,哈哈!」
 
學運?很精彩啊!
 
佔中後,「學生運動」與「校園政治化」都讓不少人嗤之以鼻,程介明卻恰恰相反。「換一個角度去看,(佔中)其實是很精彩的!它有學運的特點:迅速、內部紀律好,而且非常獨立,無外部勢力、無政黨支持,發展下去又會有新的變化,很值得研究,若能放心當戲去看或分析,其實是很好的。」是否擔憂校園政治化?原本一臉興奮的程介明稍斂情緒:「我覺得學生的意識形態有全球性的因素,如重本土主義、反權威及傳統、講權利不講義務、講自由及依賴網絡等都是正常的,但如何處理(這些因素引發後的行動)就有很大影響,如註銷某佔領學生的回鄉証,變相不承認其中國人身份,反而激起了更大的矛盾。」小題大做?「那些只是學生,硬將他們與外國勢力掛鈎,上綱上線,其實是不智的。」他沉默一會:「古今中外及每個時代都有學運,其實不用太擔憂。」
 
 
後記
 
程介明最近參與了由梁錦松領導的教育檢討,是否有新發展或話題聚焦?「仍在討論中,但都是離不開要給學校及學生空間,讓他們發展。這當然會面對更大的差異,但同時多元化也會提升。」筆者順勢問他對香港教育的未來有何想法?「可從民間著手。我覺得香港有很強的民間力量,無論專業人士及公共知識分子都很強,可惜仍未能凝聚起來。如果能像台灣般將民間力量凝聚,相信對香港的發展有正面影響。」社會凝聚?現階段很難,但在座每一位都如此盼望著。
 
 
(教聯報第80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