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當選人專訪系列之三
老將忠告—訪范徐麗泰

范徐麗泰曾於上世紀90年代初擔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任內發表了《第四號報告書》(1990)和《第五號報告書》(1992),對香港教育發展影響深遠。卸任近24年,范徐麗泰先以「行內人」角度回顧了香港教育,再以「局外人」身份分享她對當前教育熱點的看法。
 
 
母語教育
 
「我只做了一年左右的教統會主席,會內成員看法不盡相同,經常爭議不斷,『母語教育』方案即為其一。所謂母語,是學生平時慣用而社會上亦普遍應用的語言,而非母親的語言。時至今天,幾乎所有的電台及電視台仍以廣東話廣播,所以母語教育即是以廣東話作教學語言。但這方案當年在會內爭議不斷,支持及反對者皆有之。」最後如何解決?「我們最終回到『原則』上:教學就是要學生能夠學到知識,若在解釋過程中不能讓學生明白,他們只會淪落至為應付考試而死記硬背的地步,學無所得。經多方考慮,我們最終決定在大部分學校用母語教學,以提高學生的理解及學習能力。」范太稍顯激動說:「所以,母語教學沒有任何政治目的,更不是為了甚麼『(支持)國粹』,而是為了讓學生能學得更有趣味、學得更好!當時開了無數會議,大家爭論得面紅耳赤,可幸最後都找到共識。」現時教學語言的爭論已上升為政治爭議,對此,范太回應:「我是相信母語教學的,但不論以何種語言教學,我唯一堅持的是保持學生的中英文在良好水平,以應付將來無論是國際還是國內的工作所需。另外,我認為學生要具備掌握兩文三語的能力,普通話亦應認識,此非政治理念,乃實際需要。」
 
 
居安思危
 
范太曾是兩局議員,後來投身教育決策機構,所以她對教育政策的評論總包含着一種政治洞見。筆者以TSA為例請范太評析,她說:「我們應該要居安思危。TSA行之十年,剛開始時好像沒甚麼問題,後來市面上出現了很多專門操練TSA的補習學校,當前的學生亦缺乏玩樂時間,盡日埋首練習。當這些情況出現,政府應有所警覺,聆聽民意以改善問題。當然操練問題的出現與家長期望過高也有關係,但為甚麼家長對子女有過多期望?當局應該去找出根源,了解家長的擔憂,阻止火苗萌芽,而非事後亡羊補牢。其實很多政策的理想與執行都是事與願違的,能做的就是盡力糾正執行過程中的錯誤,再從源頭上舒緩問題。」
 
 
中史教育
 
訪問中段,范太談到了中史科,她慨歎此科日漸式微,當局改善卻不得法:「現時公開試的選科空間較小,中史作為不易取高分的選修科自然會被學生放棄,除非當局有辦法令學生在中史科中取得高分,否則情況難以改善。」現時中史科的內容多且廣,題型刁鑽,難以吸引學生選修。「現時讀中史只是強記,而非以史為鑑去學習及分析;再者是題目刁鑽,要求學生分析,但老師教的時候往往沒有真正『分析』,試題與教學方式嚴重脫節,無怪乎學生不願修讀。」這是誰的責任?「教育,目的是讓學生擁有具批判性及客觀的分析能力,同時真正學到知識,而非去難為他們!我不敢說是誰的責任,只希望覺得有責任的人設法去改善。」
 
 
後記
 
離開教育崗位已久,范太依然關心教育,她寄語年青人:「最重要是盡量吸收各方面的知識,打好基礎。同時要警惕自己很多東西都不是唾手可得,有成績才會獲得機會;不要怕吃虧、捱苦及失敗,重要的是不讓自己重複犯錯;不要因不受賞識而沮喪,切記要讓自己像塊海綿,吸收各種營養,為未來做好準備,機會總有一天會來臨。」

 

(教聯報第81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