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當選人專訪系列之四
我們不要求學生萬能—訪沈祖堯

撰文:「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委員會
 
 
本學年接連有學生輕生,青少年的壓力及情緒問題再度引起社會關注。「有時面試,有些學生拿來一大個資料夾,裡面有幾十張不同範疇的證書,(那些學生)像萬能一樣。我覺得我們真的不需要如此『萬能』的學生讀大學,如果所有人都認為這樣才能上大學,孩子的壓力就會十分大,亦可能因此而賠上了一個愉快的童年,這對他們身心靈的發展有很大影響。」超過20個自殺的青少年中,中大學生佔了幾個,校長沈祖堯嘆息:「我發覺有些自殺的同學不是成績落後於人,而是為自己訂了很高的標準,給自己的壓力大得超乎想像。」中大會議室內,沈校長從學生自殺談起,與我們分享了他對香港青年和教育的看法。
 
 
少年愁滋味
 
2003年SARS一役中,香港病了,沈校長投身抗疫,救人無數;十多年後,香港的年青人病了,不知沈校長又有何救助行動?「最困難的地方是學生自殺前無跡可尋,像前幾天自殺的中大醫學生,其家人表示其自殺前並無異樣行為及情緒。」;「在SARS時我學懂了一件事:要制止傳染病的蔓延需要做數倍的防治工作。這次的不幸發生後,大學即時增加輔導員,並聘請駐校精神科醫生治療有需要的學生。我亦希望能使教職員自覺去留意及關顧有情緒問題的學生,不要等學生求助。當然這並非只是大學的問題,在中、小學生中也有相似的情況,故希望整個社會能討論如何在教育制度中培養學生有正向的思考及積極的人生態度。」他補充:「這需要整個學界及家長與學生溝通,除了供書教學及生活所需,年青人更需要被聆聽及了解。如電影《少年滋味》裏,9個年青人有各自的掙扎,背負著社會的不同取向及期望。我們不甚了解他們內心的掙扎,所以溝通很重要。我亦希望整個社會的價值觀能有改變,不要只覺得當醫生律師就是有成就,應放手讓年青人自我成長,全情投入地做他們喜歡的事情。」
 
 
大學之道
 
《大學》有言:「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筆者認為,大學教育亦應如是。可惜,隨著社會轉型,知識與經濟掛勾,大學似乎轉型為職業訓練所。沈校長言:「大學不應只是職業訓練所,只培養專業人才,它更應讓大學生擁有國際視野及獨立思考的能力,並學會終身學習。SARS後我發覺教學不再只是將知識傳授,更重要是對人的關懷,視人為一個整體—醫病醫心醫人,其他學科亦應如是。」因此,沈校長尤重人文教育:「這幾年我開展了包含了德、智、體、群、美的『博群計劃』,旨在讓學生身心有良好發展,並培養其對他人的關懷及對社會的關心。我想在大學裏製造一種氛圍,不想學生只做學習機器,而是對家庭及社會有承擔。它雖非專業課程,亦不計學分,卻是培養學生成熟的重要一環。」
 
 
科研靠創新
 
除了教育與醫學,沈校長的科研成就同樣出色。身為港科院創院院士,他表示:「港科院有幾個目標:希望現有的科研人員能作榜樣,面向年青學生,吸引他們投身科研界;同時是希望提高香港的科創能力,引進外國的科研團隊,互相交流學習。」他亦希望能去學校宣傳,分享做科研的原因。「我想為他們建立一個視野,讓其明白科學要不斷創新才能進步。」沈校長對幽門螺旋菌與腸胃病關係的突破性研究,正好說明了科研及創新的重要性。
 
 
祖堯BB
 
沈祖堯活躍於各大社交平台,不時被中大學生「捕獲」合照,其稱呼亦從沈校長變成「祖堯BB」,親民形像深入民心。是否有與年青人相處的秘訣?「哈哈哈!我本身喜愛年青人,很喜歡看著學生長大,所以很想教中學,這應該是他們最開心最活潑的時候。另外是不要覺得自己老及高高在上,要融入他們,如與他們席地而坐看球賽,慢慢就能建立關係。」像想起了甚麼,沈校長提高聲量:「他們最初叫『祖堯BB』,其實我很不習慣,叫名字已有點突兀,還加上BB,哈哈!但這是他們表達親密的方式,所以我接受,不會覺得被冒犯。」筆者認為沈校長的親切感在於他有同理心:「我覺得時代如科學研究一樣一直轉變,老一輩想的不一定正確,我們要學會接受(年青人所想),不要以自己為尊。」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價值及思想,有的桀驁不馴,有的溫柔如水——它們都是獨特而應受尊重的。所以,要接近年青人,首要是放下成見,適應及理解他們的思想及價值。如沈校長早年所言:「不是一代不如一代,而是一代不同一代。」
 
 
(教聯報第82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