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當選人專訪系列之五
世界變了,教育非變不可──訪梁錦松

撰文:「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委員會

 

梁錦松於上世紀90年代擔任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主席8年,帶領香港高等院校於回歸前後平穩過渡和持續發展。其後,他出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任內大力主張教育改革、優化派位制度及取消學能測驗,使香港教育制度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以迎合全球一體化的挑戰。很多人批評說梁錦松將商界思維引入教育體系,他回應:「這非商業思維,而是世界趨勢。」

 

教改於2014年大致完成,各相關措施也塵埃落定,身為其中一個牽頭人,梁錦松回顧了當初推行教改的原因:「當時教統會文件裡有一句說話:『世界變了,教育非變不可』。」他的「變」是指世界經濟轉型及全球化。當時知識型經濟崛起,互聯網迅速發展,要求每個人都要掌握大量知識,即「一工多能」,不再像工業社會般只求降低成本,著重分工、層層篩選及專職專責,而是講求協作、個性化及創新思維:「所以教育制度仍像工業社會般分工分科是不可行的。」全球化下亦不能再滿足於固有知識:「當時教改的理念是,一:以學生為本,二,永不放棄,因為放棄了就不能再重投社會。然後是終身學習,因為新的知識不斷湧現,最終達至全方位學習。」他補充:「要擴闊學生的知識面,及動員全社會學習。」所以高中學制改成「334」,「背後的理念是希望學生學得闊一點,特別是在大學,多了一年是想學生體驗更多。」當然學制改變只是教改的其一:「現在回看,其實是挺大膽的,因為我們真的改了很多。」

 

教改得失

梁錦松說,教改不應以「成功」或「不成功」去論述,而應說有哪些做得好,有哪些有待改進。到現時為止,他認為有四方面做得較好:一,香港學生在國際學生評估計劃(PISA)的評分很高;二,香港的教改十分全面及周全,且持續時間長,受國際稱譽;三,教改後,局方將大部分權力下放至學校,學校亦能以學生為本,鼓勵創新及多元;最後是香港教師對教學十分積極及盡忠職守,這是放諸世界難以找到的。

 

那不足之處呢?「橫向來說,學生的知識面的確是闊了,思辨及發問能力都高了,但『短了樁』。創新型社會要求『T型』發展,即是——橫向:要求闊的知識面及社交能力;縱向:至少對一門學科或技能有深入的認識,即是既要學得闊,也要學得深,特別是在科學方面。」他認為現時新高中學制的深度不足,但不難補救,需各方思考。然而,橫向亦有所缺——缺了中史。

 

梁錦松強調:「問題在於學生對自己國家無認識,某程度上缺少了對國家的認同感。我們這輩年紀大的都知道國家曾有困難,縱使看到現有不足,但比以前已有進步。現時的年青人因為無讀歷史,又無親身經歷,只見到今天中國的缺失,因而難以對國家產生認同感。」

 

更重要的事

時至今天,梁錦松仍未退身香港教育,原因是還有重要的事想完成。「除了學識,我認為教育更需要培養的是能力、素養及價值觀。」他解釋,能力是指學習能力及社交能力等。素養指創造力和創意——是知識型經濟裡最需要具備的能力;同時是團隊精神,因為與人合作是社會常態;最後是領導及「會贏會輸」的接受能力,因為未來的社會是一個動盪、複雜及不確定的世界,人在其中要懂得跌,並知道如何爬起,要做到勝不驕、敗不侮。價值觀,簡而言之是不能有財無德,要行公義,好憐憫。「能力大多數可在課堂上學,亦能透過考試去測試,但素養及價值觀則要透過體驗去培養及建立,例如透過體藝去培養堅毅的素養,透過家庭、學校及社會教育去建立正確的價值觀。」梁錦松稱這些教育為Experiential Learning(體驗式學習),他希望日後能在學校教育以外加強發展,培養學生多元成長。

 

不再「空對空」

梁錦松形容他以往孑然一身,談教育是「空對空」。現已為人父多年,想必已變為「地對地」了吧?他笑謂:「小朋友主要是太太在教,不過我們都有一個共識:不要求他們考高分,不需要考第一,因為壓力太大了,只要不是『包尾』就可以了。我們要求子女有正面的價值觀,希望他們一生有平安喜樂,能互助互愛,那就可以了。」走過萬紫千紅,梁錦松要求子女的,僅僅是平安、喜樂及互愛六字。

 

(教聯報第83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